不消失的电波:一个村广播员的34年 2013年02月20日

分享给好友: i贴吧 新浪微博

channelId 1 1 2 d2e070004db646ceaefdd7f4fff121a3
联播
视频简介

栏目名称:不消失的电波:一个村广播员的34年

“大喇叭”广播,是不少人童年时候的重要记忆,站在树下,听着喇叭里传出的各种声音、各种音乐,对当时那个年代的人来说,着实是一件十分惬意、幸福的事情,然而随着科技的发展、时代的变迁,这样的“大喇叭”广播逐渐消失在我们的生活中。今天《身边的感动》,我们就带您去海沧区后井村,认识一位坚守了34年的村广播站广播员——周光亮。
见到老周的的时候,他正在家门口,准备骑自行车去广播站,老周说这辆自行车已经有20多个年头了,每天都带着他在广播站和家之间来回。我们跟着老周一起来到了在村委会旁的广播站。广播站面积不大,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话筒、喇叭、监听应有尽有。十一点整,广播设备自动打开,准时转播起厦门新闻广播996的节目内容。
老周说, 他负责这个广播站已经34年了,这里也已经是他的第三个“根据地”,这里的每一个物件,可都是他的宝贝。
周光亮:这个设备是第三套设备,也是第三个广播室 原来广播室原来在社员的房子里 后来搬到小学,这个设备是您自己装上去的吗,主机是师傅来装的,去买产品的时候,师傅来装的,这个呢?这个是定时器,定时器装在后面
说起广播站,周光亮滔滔不绝。他说,这个广播站建立于1967年,当时他还是个电工学徒,广播站由他师父负责,后来师父一个人忙不过来,1979年也就是他35岁的那年,他从师父那里接过了这个担子,成为村里唯一的广播员。
周光亮:当时是一条专线来的,当时我们是集美区,以前是海沧乡,要接收上面的信号 那时候接收专线的时候是早上五点,五点一到就不敢睡下去了。
早期的时候,村里广播站每天都是接收区广播台的信号,后来因为城市开发,专线被改动,区里广播没法搜到。当时老百姓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村广播就是大伙了解外界的唯一途径。于是老周决定,专线没了,就自己搜信号。
周光亮:以前的手机 手表没有现在这么普遍 他们在山上都是靠听广播出工收工自己搜在当时那个年代有危险 但是村民们有需要,作为广播员没有广播 心情也不一样,好像倒掉 不负责任的感觉
老周说,除了接受广播信号外,他还要及时将村委会、上面传达的文件广播给大家。有时候,遇到台风等突发情况,他还会直接睡在站里,随时随地给村民传达信息。老周说,他的听众可不少,几个自然村,最多时有5千多人。有一天中午,周光亮有事离开了村子,村民没听到广播响,还以为他生病了,赶紧找上门来。于是,30多年来,除非有重要事情,否则周光亮决不轻易离开后井村。
为了不影响村民的休息,老周会根据季节变化,调整广播时间,有时候,老周还会私自“违反”组织规定,为了村民个人的事。
周光亮:十多年前 我们自然村有丢孩子的 叫我给他开广播找一下 认为是应该的 也怕批评 但是后来想一下 这个事情是重大的事情 这个事情也是比较严重 丢掉孩子不知道哪里去了 后来也找到了。
随着村里不断发展,后井村涌进不少外地人。周光亮觉得不能再单用闽南语播报了,七八年前他开创了双语广播,为了让自己的播音更加标准,老周还下了一番苦功。
周光亮:外来人的事情我就用普通话播,一般对村民对社员 我就用闽南话 叫我来负责这个广播,我就自己来考虑一下,规范一下 听听我们电视台标准音的讲法 说话的速度,每句是不能拆段的,停顿的时间,逗号就要接下去,句号就要停顿一秒时间左右。自己这样研究来学习来 像老播音员学习
老周说,自己不年轻了,他现在希望给自己找到一个接班人。然而随着城市的发展,后井村也面临着拆迁的问题,老周说,也许接班人还没找到,这个广播站就没了。
周光亮:如果拆迁 就没办法了 村庄不存在了 就算了 结束我的这个生涯 如果这个广播因为拆迁没有的话 你会遗憾吗? 也是有点儿习惯了 三十多年习惯了 对这个广播室有点儿感情
(村民):很好啊,这个广播很好啊,三十多年了,村子面临拆迁,你会不会觉得遗憾? 觉得很可惜 他都是按时开 按时关的 很准时的 他经常会有病 这边痛 这边酸 他都会来开
曾经,“大喇叭”广播是无数中国人熟悉的一道风景,随着时代发展,这样的“大喇叭”广播正在逐渐退出历史的舞台,但在广大的农村,还有不少需要它的人们,需要它午后阳光下播放的音乐,需要它在台风到来时及时的提醒。老周用34年如一日的坚守,守护着乡亲们那份几十年不变的“习惯”,也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什么叫爱岗敬业。

(编辑:范舒婷)

热词: 不消失的电波 村广播员 身边的感动

860010-111507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