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老街:留住城市的记忆

发布时间:2014年06月25日 16:28 | 进入筼筜论坛 | 来源:漳州新闻网


人是有记忆的,城市也是。

人是有记忆的,城市也是。

当记忆于我们的生活渐行渐远,游海杰用他的水粉画留住那些如歌往事。

当记忆于我们的生活渐行渐远,游海杰用他的水粉画留住那些如歌往事。

     我们在画中看到的这个城市的历史十分悠久,通常情况下,这种城市需要一些有历史感的人,日复一日不厌其烦地翻检一些陈年旧事,再把它们寄存到时间的某个角落,好让我们被现实生活淘空的记忆,不时显露一些破绽。这些陈年旧事,由于时间使然,它的使用价值已经被降到最低,自然无须再为自己的前途命运撒谎,一些隐藏多年的面目由此可以一览无余,某种韵味婉约在不可救药的轻贱之中,就像那些表皮剥落的墙体,在安静的被阳光和植被的隐影抚摸时,与世无争地干净着、明亮着。

  在这样的氛围里,游海杰所描绘的那些建筑有意无意展示一种老漳州的市民生活。平和的,也是闲适的;无大富大贵的迹象,却也有足够的体面;平凡简单,却有许多动人的细节……

  于是,一些上了年纪,或者稍有点年纪的人,常常从那些清淡的色彩中,看到自己家的厝顶,或者邻居家的……

  而我们也很随意地进入画中的场景,比如观桥,因为一座一千年前的敕建庙宇而得名,八十年前,庙毁了,桥却入了画。一块巨大的水泥板横在画中,下面是老气的濠沟,长相平庸,全然没有承载过诸多贵人的尊足的模样(《观桥》)。过了桥,是观桥顶,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处供草根阶层果腹的快餐店,一些不堪的细节略去了,留下些许物件;往前两步,是修车铺,旗幌当街悬着;再往前,是补鞋的地摊和翻棉胎的铺子,和这些东西混杂在一起的,是一个民族英雄的祖祠和一个战死的满清将领的祠堂,然后所有的东西轻轻一抹,便被道旁树遮天的浓荫淹没了,只有金色的日光透过枝叶在地上留下一块一块暖意(《阳光灿烂的观桥顶》)。于是你认识到时间是一把奇妙的筛子,轻易地把贫贱的和尊贵的摞在一起,贵人的碑记有时会踩在穷人的脚下,英雄的声音常常不如弹棉花的木质弓架发出的韵律悦耳。

  这是游海杰所能提供的市民生活的场景,它让我们意识到,原来我们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去怀旧。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