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安名臣康朗敢打“大老虎” 世称铁汉康夫子

发布时间:2014年08月25日 15:17 | 进入筼筜论坛 | 来源:惠安生活网


家庙内的康朗塑像栩栩如生

家庙内的康朗塑像栩栩如生

  近段时间,中央以空前力度重拳反腐治腐,十八大以来连打数十头“大老虎”,彰显了高层的反腐意志与魄力。而在中国的历史上,同样不缺乏反腐治腐的“铁面判官”,如西汉的赵广汉,唐代的狄仁杰、徐有功,宋代的包拯、 陈希亮,明代的海瑞等,都是刚正不阿、流芳千古的好官。实际上,在明代中期,泉州惠安县同样出了一位以刚直著称的官员——康朗,他连深受皇帝宠爱的翊国公都敢抓来问斩,世称“铁汉康夫子”。

  泉郡之“峰” 别样风景

  明代中期,惠安先后出了三位杰出人物,民间将他们合称为“惠安三峰”,此三人即“净峰”张岳、“盘峰”康朗和“卓峰”戴一俊。有趣的是,这三个人从政时都在 “都察院”这一中央政府机构中任过职——张岳曾官至右都御史,康朗曾任副都御史,而戴一俊则担任过广东按察副使(隶属都察院)。由于他们在位时持正守法,擘断凛凛,所以才被尊为“三峰”。

  另外,《福建通史·明·列传八》一书中也曾把“净峰”张岳、“盘峰”康朗、“葵峰”黄光升(晋江籍)并称为明代泉州的“郡中三峰”,黄光升曾任刑部尚书,而且还保护过海瑞,当然也担得起这个“峰”字。从这也不难看出,泉州在明代中期可谓群“峰”兀立、人才济济,许多人身居高位、德行兼备,不失为历史上的一道别样风景。

  不畏权势 打“虎”获赞

  “铁汉康夫子,直声震朝右”。这是惠安康朗家庙大门口一对柱联的联文。据爱好文史的惠安人陈明中先生介绍,“铁汉康夫子”指的就是康朗,他为人耿直,做官时不畏强暴、疾恶如仇,所以才被称为“铁汉康夫子”。

  康朗家庙坐落于惠安螺阳镇五音村内,始建于明万历年间,原建筑宏伟壮观,为土木结构,三进式。今之康朗家庙重建于上世纪80年代,坐西朝东,整栋建筑仍保存着明清时的建筑风格,1987年被惠安县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康朗家庙,也就是当地康氏的家庙,一般说来,家庙都以姓氏为名,如王氏家庙、林氏家庙等,以人名命名的家庙相对罕见。而康朗家庙这一称呼的来历,据说还是康朗病逝后,明神宗朱翊钧赐他国葬之礼,并下诏为其修建家庙祭祀,故名“康朗家庙”。

  明神宗为何如此器重康朗?这与康朗敢打“大老虎”是分不开的。康朗,明正德三年(1508年)生,字用晦,号盘峰,前康铺坑柄(今螺阳镇五音村)人。嘉靖十四年(1535年)中进士,而后入朝为官。在他出任刑部主事时,遇到了第一头“大老虎”——翊国公郭勋。郭勋是明初开国勋臣武定侯郭英六世孙,他承袭武定侯爵位,后在嘉靖朝时进封翊国公。郭勋家族虽以军功起家,但并非粗鄙无文的赳赳武夫。《明史(卷130)》称,“勋桀黠有智数,颇涉书史”,郭勋还擅长书法,并且很会揣测帝意,十分受宠。郭勋挟恩宠,揽朝权,作威作福,网利虐民,最终引发众怒,遭言官弹劾,而被下了“锦衣狱”,镇抚司判其死刑。嘉靖帝不舍得杀郭勋,就令三法司复勘,交由康朗审理。当时郭的亲眷尚有官居显位者,而且嘉靖皇帝“意欲宽勋,屡示意旨”,前后办理郭案的官员大多受到排挤和陷害。形势对于康朗来说,可谓危险重重。但康朗忠于职守,不畏权势,仍按大明律给郭勋定罪,“论勋罪加等,斩”。斩杀“大老虎”郭勋一事,令康朗广受褒扬,“直声震朝右”,嘉靖帝也不得不接受这一结果。

  严正忠诚 勤政爱民

  将郭勋秉公处治后,康朗升郎中,任浙江按察使佥事,在任上,他又遇上另外一头“金钱豹”——王金箔。

  王金箔是浙江富豪,平日为非作歹,结果“犯大辟”(即犯死罪),被捕入狱。恰逢当时的宰相夏言路经浙江,王的亲属贿赂夏相,求他替王金箔减轻罪责。夏言于是帮王金箔说好话,欲使其脱罪。谁曾想,康朗“益肃风裁”,坚持要御史将王金箔依法处死。夏得悉后,恼羞成怒,立即要礼部尚书徐阶上奏折,弹劾康朗。所幸,徐阶早已闻知康朗的人品,对他多加护佑,方免其遭害。因为这事,浙江百姓皆誉康朗为“铁汉康夫子”。

  没过多久,康朗升广西参议,分守柳庆,又因督饷有功,受到圣旨嘉奖并赐白金、文绮(丝织品)。由于他勤政爱民,南宁民众想把掘地时得到的东汉马援时期铸造的一口金钟呈献给他,康朗虽知这是无价珍宝,却并不贪财,婉言拒绝了。

  因为廉洁奉公,康朗也没少得罪高官。康朗任山东副使时,有一年,奸相严嵩的义子赵文华奉令以工部侍郎之身份巡视山东驻防军旅。所到之处,官吏们都要奉承送礼,惟独康朗不送礼物,只去一封信表示欢迎。赵虽然气得七窍生烟,但深知康朗“政德孚著”,只好“怒目叱去”。不久,康朗转任江西左参政,擢为按察使。其间,严嵩打算侵占家乡江西分宜的大片田地营建私宅。江西按抚皆慑于严的权势,不敢忤违。身任参政的康朗“独力持不可”,坚决反对,严嵩终于无法得逞。因为康朗反腐倡廉,勤整吏治,当地百姓夸他为“康夫子,石圣人”。

  后来,康朗升任副都御史,巡抚湖广、贵州,兼督抚湖北、川东等地。陕西制军极力排挤他,严嵩奸党也在朝中说他的坏话。康朗于是没去赴任,向皇帝请求解绶归里。

  告老返乡后,康朗在惠安兴办村校,发动村民挖潭开井,兴修水利,修筑道路。其后,有御史向朝廷举荐康朗“严正如包孝肃,忠诚如司马君实”,堪予重用。万历二年(1574年),康朗奉诏进京,是年11月,于福州途中病逝。后来,康朗葬在仙游县枫亭南岭下锦屏山。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