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硕果仅存的鲎勺艺人 老手艺后继无人

发布时间:2014年08月27日 09:59 | 进入筼筜论坛 | 来源:台海网络广播电视台


鲎少了,人老了,举起鲎勺玩耍的孙子,也不会继承这门手艺了。庄辉建家里的鲎壳,或将成为泉州的最后一批鲎勺。

鲎少了,人老了,举起鲎勺玩耍的孙子,也不会继承这门手艺了。庄辉建家里的鲎壳,或将成为泉州的最后一批鲎勺。

  午后,一个个青铜色的鲎壳安静地躺在太阳底下,大老远就能闻到鲎所特有的鲜腥味儿。

  13岁学艺,16岁出师做鲎勺,64岁的庄辉建几乎是泉州硕果仅存的鲎勺艺人。半个世纪过去后,当年泉州城近百个做鲎勺的人,如今或作古或转行,老手艺后继无人。

  院子里支起一口铁锅,柴火噼里啪啦在炉膛里燃烧,烤得庄辉建大汗淋漓:“过完今年,我也不想做了。”

  鲎少了,人老了,庄辉建家里的鲎壳,也许将成为泉州最后一批鲎勺。

  鲎勺是什么?

  如今的“80后”、“90后”听到这个词,大都一脸茫然。

  没人说得清鲎勺发源于哪里。鲎这种古老的海洋生物,从古早起就被制作成闽南海边家家户户使用的勺子。庄辉建记得泉州以前有鲎勺社,卷鲎勺的员工有上百人。而民间不但有卷鲎勺的手艺人,还有专门收集鲎壳的小贩。“收鲎壳的小贩把鲎的尾部去掉,留下鲎壳最宽的部分卖给我们。”

  “它能下油锅,也不怕水,过去家家户户都用大口锅,鲎勺很方便,销路也好。”

  这种耐湿耐热的纯天然勺子,过去一直用来做饭勺、汤勺、水瓢。随着时代变迁,塑料勺取代了鲎勺舀水的功能,木勺、铝勺、不锈钢勺取代了鲎勺盛饭、舀汤的功能,除了一些特殊行当和农村,已经很难看到鲎勺的踪影。

  在生活困难的年代,卷鲎勺成了渔家孩子庄辉建农闲时贴补家用的好营生。“以前做小工,一天才赚8角钱,我一天能做五六十个鲎勺,每个鲎勺赚几分钱,一天就有两三元收入。”除了打鱼、养海蛎、种田,每年鲎上市的时候,卷鲎勺成了庄辉建的头等大事。

  每年4月至8月,在泉州最热的季节,庄辉建挨着院子里熏得人眼睛都睁不开的滚烫炉膛,劈竹子,做竹柄,添柴火,烧热水,煮鲎壳,卷鲎勺……

滚水煮软鲎壳

滚水煮软鲎壳

剪掉鲎壳边缘

剪掉鲎壳边缘

  大锅把水烧开后,将鲎壳扔进滚水中煮,等脆硬的鲎壳在水的浸煮下变软,再取出壳把里子翻出来,用锯刀把鲎壳里子的残存组织刮干净,用剪刀把鲎壳边缘剪掉,最后将鲎壳卷成锥形,插上竹柄,钉上铁钉,鲎勺成型。

  后来鲎成为保护动物,市面上难见,庄辉建专心养海蛎。近年来有了鲎养殖技术,可庄辉建老了,鲎勺也即将老去。

  当年一道做鲎勺的老伙伴,有的已经过世,有的早已改行。“做完今年的鲎勺,我也要停工了。”庄辉建说。

翻出鲎壳里子刮净

翻出鲎壳里子刮净

  鲎(hòu)亦称马蹄蟹。见于亚洲和北美东海岸,是一类与三叶虫(现在只有化石)一样古老的动物。鲎的祖先出现在地质历史时期古生代的泥盆纪,当时恐龙尚未崛起,原始鱼类刚刚问世,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它同时代的动物或者进化,或者灭绝,只有鲎从4亿多年前问世至今仍保留其原始而古老的相貌,所以鲎有“活化石”之称。

  (来源:泉州网)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