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安走马埭的两则传说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04日 15:26 | 进入筼筜论坛 | 来源:惠安新闻网


   我们现在说的辋川走马埭比更早年说的走马埭从土地面积来说,范围更广。但正是“走马埭”这一独具特色的地域名称,至今仍留有诸多历史传说。
  辋川峰崎何九安走马围田后,田地扩大,人丁兴旺。走马埭农田肥沃,水源充足,普遍播种青晚稻。埭田低洼,几乎整季积水,田内鱼、虾、鳗、蟹都有。秋天十月间,青晚稻收刈时,吃青晚稻配鲫鱼,是峰崎人的家常便饭,四乡五里的人十分羡慕。

  峰崎何九安以后,后代出了一个何龙隐,也有一官半职,俗语说:龙交龙,凤交凤。何龙隐就将女儿匹配给县城内明代名人刘望海为媳妇,结成儿女亲家,这期间总有礼尚往来,来回走动。一年秋天,刘望海到峰崎亲家做客,何龙隐用青晚稻饭配鲫鱼款待亲家刘望海。虽然是家常便饭,刘望海却吃得很合口味,询问这物何来?龙隐回答:都是走马埭出产的。刘望海记在心里,回家后想着要把这片盛产鲫鱼、红米的走马埭买回来。

  刘望海是当时七省巡按官,他找到知县,告知来意,想将走马埭买来。知县依法办事约定某日公堂审理该买卖案。俗语说得好:“势炎不如人丁旺。”峰崎何龙隐子孙有十八个秀才。他探听那一天刘望海同县官升堂判走马埭归属时,为不泄露行踪,就叫十八个秀才,乔装成种田人,挑粗桶入城买肥,把秀才服盖在粗桶内。当县官和刘望海上公堂时,十八个秀才穿上秀才服一拥而上,呈上状纸,要求保护走马埭峰崎人的业产权。公堂之上,以理服人。刘望海和县官无言以对,县官当场磨墨,秀才们提笔签下走马埭永远属峰崎人的契约。

  十八个秀才告赢后,回到峰崎树脚村,开怀畅饮,表示祝贺。酒足饭饱后,便到山兜村大睡一觉。峰崎人听到打赢官司,十分欢喜,留下歪诗为证:“县官磨墨秀才书,树脚吃酒山兜睡。”

  还有一个与走马埭有关的传说。

  现在走马埭范围与明代惠邑名人孙胤武有关。孙胤武生活在明万历至清康熙年间,字伯襄,号紫峰,张坂崧山杨厝村人。孙胤武自幼天资聪敏,性格刚毅。不惜以重金聘名师,率胞弟孙炎龙、孙灏苦练武功。天历卅一年(1603年)胤武中武举人,此后更加勤学苦炼。天启五年(1625年)胤武进京会试,以高超武功获武进士。殿试时,对答如流,切中时弊,惊动魏忠贤,被视为异己,榜上屈居第十九名武进士。他义愤填膺,阻止家乡为他竖旗杆、挂进士匾。

  毅宗继位后,魏党灭亡。皇上思得良臣辅政,仍循例举行殿试。崇祯元年(1628年)戊辰科,胤武欣然入都应试,殿试时对答完善精辟。崇祯帝批为“御览对策,天下第一名。”但当时状元已定,帝授予江南铜山参将之职,赐回乡跑马围埭为税田。

  时年弟孙灏从张坂迁居县城边王孙村,无嗣,胤武次子给灏为后嗣。既皇上恩赐跑马围埭为税田,便选择弟居住的王孙村四周那一望无边的农地。当时规定骑马只能抽一鞭,马跑到哪则围地到哪儿,胤武凭着他高超的武艺,抽一鞭,所骑的马一口气跑出廿余里,北至涂岭溪西,南到涂寨镇陈芹桥时,马不慎踩入桥石板逢间而止。这就是我们现在叫的王孙走马埭的面积,也是胤武皇上赐的税田。

  走马埭周边村民世代口传孙氏家族垦植走马埭,兴修水利,广种稻米,发展农业生产,并于灾年平粜稻米赈灾的故事。

  是年,胤武年事已高,便告归家居,晚年在王孙村渡过。村中孙胤武所建的灵惠庙,庙大门边有明代石鼓一对,庙前明代砖砌双孔井,胤武墓均是名人孙胤武遗物。
  [螺城镇王孙村黄银生、孙益全;辋川镇峰崎村何炳辉闽南方言口述]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