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福祥: 忆为解放厦门旧机场而牺牲的37位烈士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17日 17:19 | 进入筼筜论坛 | 来源:新华网


  口述者简介:卢福祥,福建省军区原司令员,江苏省姜堰市人。1929年2月出生, 1944年9月入伍,1945年9月入党,参加过大小战斗、战役30余次;解放上海战役中任连长,全连被上级授予“淞沪战役一等功连”;立战功八次,获评“战斗英雄”一次;负重伤三次,享受三等甲级伤残待遇。获中华人民共和国 “三级解放勋章”、中央军事委员会“独立功勋荣誉章”。

  厦门国际机场通航剪彩典礼我很高兴应邀参加。这个高质量的现代化国际机场,从破土动工,到建成使用,仅仅用了二十一个月。每次到机场,环顾那宽敞平整的跑道、停机坪,那庄严明亮的候机楼和高高耸立的航观塔,我都不由得感慨万千。记得也是在这个地方,我的好战友、副连长王洪芳等三十七位同志,为解放敌人占据的厦门旧机场,英勇地牺牲了。烈士的鲜血,洒在这块土地上。

  一九四九年十月中旬,新中国刚诞生不久,我们部队奉命解放厦门岛,而我们突击连的战斗任务,就是夺取敌人岛上的机场。机场,是厦门岛上敌人空中通道,兵力多、戒备严,工事坚固,易守难攻。十五日晚,海风呼啸,乌云翻腾,浪花滚滚。我们连在集美凤尾村海边乘十二条小舟,利用夜幕的掩护,悄悄向厦门岛划去。副连长王洪芳带着突击排在我的左前方,当我们发现厦门岛像块乌黑的云头出现在眼前时,岛上敌人打起了照明弹,紧接着就是劈头盖脑的炮弹和密集的枪弹。我们竭尽全力向对岸划去,当小舟接近岸滩时,我看到王洪芳率领二排战士从小舟上跳入水中,冒着敌人的弹雨,扶着架在敌堡顶端的竹梯迅速登上峭壁,打进机场。敌人可能觉察到我们只有一个连的兵力,妄图趁我们立足未稳,把我们赶下海去,王洪芳提着冲锋枪,气喘吁吁地跑来,要求带二排趁黑夜迂回到敌人侧后出击敌人。于是我组织一、三排在正面阻击,战士们与敌人展开白刃格斗。敌众我寡,情况十分危急。就在这时,敌人侧后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向我们反冲击的敌人开始混乱,王洪芳带的二排从敌人后面打过来了。乘敌人慌乱,我指挥一、三排发起勇猛的冲击,当我径直冲到一个高坎旁时,脚下一滑,一头栽倒在地。突然,有人把我从地上抱起来,只听到一个浑厚、熟悉的声音连连叫我,一听到这声音就知道是王洪芳。此时此刻,最能感受战友之情的温暖。

  渐渐,东方已经发白,敌人垂死挣扎,调来了几辆坦克和装甲车,掩护上百名士兵,又向我阵地发起更凶狠的反冲击,只见王洪芳只身跳出战壕,抱着一个大炸药包,冒着敌人密集的枪弹,向一辆指挥坦克冲去。我正想大声制止,但根本来不及了,于是我迅速下达全连火力掩护的命令,并目不转睛地盯着王洪芳,第一次,炸药包送上去后又从坦克上滑下来,接着,他又拾起掉在坦克旁的炸药包,从地上一跃而起,向敌指挥坦克猛扑上去,只听一声震天撼地的巨响,敌人的坦克被炸歪在一旁去了,随后,敌人其它几辆坦克和装甲车也被战士们相继炸掉。敌人开始溃逃了,当我冲到王洪芳身旁,他已壮烈牺牲了。他躺在那辆冒着浓烟烈火的坦克不远的地方,左手向前伸着,右手还紧紧握住那支冲锋枪,好像还要继续冲上去。

  王洪芳同志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我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从此以后,多少年了,只要我有机会到厦门,总要到旧机场去走走,默默地站几分钟,看到岸滩上被战士炸过的地堡,看到机场跑道和停机坪,看到在风中抖动的野草、小花,王洪芳烈士的音容笑貌,他抱炸药炸坦克的英雄形象,就浮现在我的眼前,使我终身难忘。我清楚地记得,就在发起厦门战役的前一天晚上,我们连住在集美凤尾村,他的未婚妻特地从团卫生队赶来看望他,还给我们俩各送一双她亲手做的蓝面布鞋。那天晚上,我打趣说:“这次战斗结束,该喝你们的喜酒了吧,这杯酒已经从前年欠到今年,从苏北拖到福建啦!”虽说他比我大好几岁,但一讲到这事,总是腼腆的像个大姑娘。他红着脸点点头说:“过去我怕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吃颗‘花生米’耽误人家一辈子,不肯办,这次打下厦门,保证请你。”这对在苏北老解放区长大,从小青梅竹马的恋人,经过战斗岁月的考验,硝烟烽火的熏陶,情深意切,难分难舍。然而,为了解放厦门人民,为了千千万万的人生活得更美好,他把自己的生命和爱情作为一份厚礼,献给了刚刚诞生的新中国,献给了厦门人民。

  先烈未竟的事业,我们来继承。愿长眠于九泉之下的王洪芳等烈士同我们一起,含笑庆贺今天机场上的又一胜利吧!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