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厦门冷门过年习俗揭秘:祈福求子大伙爱去大同路

发布时间:2015年02月13日 09:42 | 来源:台海网络广播电视台


  旧时的避债戏。(资料图片)

  旧时的避债戏。(资料图片)

供奉注生娘娘的养真宫。

供奉注生娘娘的养真宫。

  想生宝宝的,去找藏在大同路巷子里的注生娘娘;想“避债”的,去看一出生动形象的“避债戏”……这些“冷门”的过年习俗,您还知道吗?今日,就让记者带您走进闽台民俗文化的世界,让您再次想起那些别样的年味。

  想求子

  过年去拜注生娘娘

  平日,当你穿梭在“古早味”十足的大同路小巷中,总是很安静。而从前过年时,这里的面貌截然不同——熙熙攘攘的人群穿过狭窄的小巷,涌向不同的终点。

  急于求子的父母,将会穿过第七市场对面的养真宫巷,小巷尽头,是供奉着注生娘娘的养真宫。被称为“生育之神”的注生娘娘,承载许多父母对新生命的渴望。

  在养真宫左侧几十米外,就是供奉关公的内武庙。有婚姻、生意、疾病、求职方面问题的人,过年时都会到这里抽支签。

  想要购物的,就直接来到第七市场,这里有最多的过年特色食品;想买金纸的,就去旁边的打锡箔街;如果想去除一年的坏运气,附近有四口井可供洗尘。

  由于早先厦门与台湾的船只经常同泊一港,使得大同路这片区域成为许多台湾民众的过年首选地,不少人特地从对岸坐船来祭拜神明,购买年货,心满意足地回去。

  不过,随着岁月流变,这里的热闹和繁华渐渐淡了,但对许多夫妻来说,过年时来这里求子仍然是必不可少的一项活动。

  避债戏  除夕看出戏 可躲一身债

  过年除了祭拜神灵,自然也少不了看戏。《白毛女》的悲剧故事就发生在大年三十,但若是遇到这样的特殊民俗,杨白劳或可逃脱此凄惨命运——厦门与台湾都出现过“避债戏”这一有趣的习俗,它一般在大年三十晚上上演,它的作用顾名思义,就是为了“避债”。

  旧时的厦门老街巷内穷苦人家很多,许多百姓直到过年都筹不上钱还债,于是每到年关之时,债主登门要债,他们或者逃往他乡,无法和家人团聚,或者在家忍受债主的肆意欺凌,时常发生杨白劳式的悲剧。

  避债戏的出现就是基于这样的背景之下,老百姓们约定俗成,只要欠债者大年三十在看这出戏,债主便不可贸然上前讨债。若是债主贸然进入,则会激起众怒,遭到起哄并被轰走。当然,债主们也有办法对付,他们会在大年初一,穿着旧衣,提着灯笼上门讨债,佯称是从年三十晚上追债追到现在尚未回家,不能算是“新年讨债”,而他们手上的这种灯被叫做“讨债灯”。但是,除非积怨很深,债主一般不会轻易使用“讨债灯”。

  位于古城西路的城隍庙戏台曾年年上演“避债戏”,不过近几年已难见。但在台湾,不少村庄仍然保持着这样的传统。

  车鼓弄  “车鼓婆”以前由男子扮演

  过年看“避债戏”,似乎稍显沉重,那么,看上一出风趣诙谐的车鼓弄总是能引得一片欢笑。

  在震天的锣鼓声中,一对打扮滑稽的公婆上场,一个叫车鼓公,一个叫车鼓婆。车鼓公穿着长衫马褂,脚踏黑布鞋,手持长烟杆。车鼓婆身着红衣,穿着黑色绸裙,穿着红绸鞋,最关键的是,以前的车鼓婆是男的扮演的。两人合力抬着个大篮子,合着音乐节拍边唱边跳。

  他们都在唱些什么呢?有首《十月娶老婆歌》中车鼓公是这么唱的:“娶着坏某心头酸,有柴有米不煮饭,讨米换饼吃过顿……”而车鼓婆唱:“十月过了是冬节,嫁坏丈夫真正衰,一日番薯三顿买……”老公怪老婆好吃懒做,老婆讥讽老公吝啬无能,听着可真叫人忍俊不禁。

  事实上,车鼓弄也叫同安车鼓,明清时就在乡村盛行,并由同安籍的民众随郑成功传入台湾,如今已成为同安乃至厦门地区群众文化活动的保留节目。在对岸,车鼓弄同样风靡。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