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宗祠: 绵延千载的正能量

发布时间:2015年03月12日 14:59 | 来源:泉州网-泉州晚报


对于传统泉州人来讲,宗祠蕴藏着质朴的精神感召力,有凝聚同族群体的正能量。 (陈小阳 摄)

对于传统泉州人来讲,宗祠蕴藏着质朴的精神感召力,有凝聚同族群体的正能量。 (陈小阳 摄)

  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在泉州民间,不管是慎终,抑或追远,首先让人想到的必是那遍布城乡的祠堂。

  宗祠,又称宗庙、祖祠、祠堂,是供设祖先的神主牌位、举行祭祖活动的场所,又是敦宗睦族、执行族规家法、议事宴饮的地方。

  对于泉州人来说,一般家族不仅会有一族合祀的宗祠,族内各房、各支房,往往还有各自的支祠、房祠,以奉祀各直系祖先,一些巨族大姓,还有联络各市、县合并而祀的大宗祠。宗祠往往代表着一个氏族的渊源,是一支族群在繁衍生息之地留下的独特立体烙印,同时还是后人为筚路蓝缕的氏族先祖们树起的一座无言丰碑。对于传统泉州人来讲,宗祠蕴藏着一种原初而质朴的精神感召力,有凝聚同族群体的正能量。只要你是这氏族宗流之人,只要这家族的宗祠屹立不倒,不管你走多远,这里永远都有扯不断的根,摘不去的乡愁。

  《礼记·祭统》有云:“凡治人之道,莫急于礼。礼有五经,莫重于祭。”是言祭为礼之大者也。祭礼之中的祖先祭祀,既是为人子孙报本反始的道德行为,又是一家一族敬宗合族、确认人伦的共同活动。泉州宗祠随处可见,数以千计,不知凡几。它们当中闻名遐迩的也很多,如泉州紫云黄氏祖庭檀越祠、泉州龙山曾氏大宗祠、泉州赐恩山开闽许氏宗祠、晋江陈埭丁氏宗祠、晋江衙口施氏大宗祠、石狮后厅洪氏宗祠、惠安涂寨廖厝廖氏家庙、泉港出氏家庙、安溪湖头李氏家庙、永春小岵南山陈氏宗祠、德化郑氏家庙光裕堂等,这些宏伟庄严、气势飞动的建筑,融注了大量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华,相映而成泉州一道独特景观,其中丰富的文化内涵,让人领略到中原遗风与“海上丝绸之路”文化交融的结晶,令人兴发无限思古之幽情。

  中原汉民成批迁入闽南,大致始于晋室南渡之后;隋唐时期,中原汉民迁入闽南地区的数量激增;至宋元,泉州氏族的发展已相当繁盛,人文蔚起,代有簪缨;明清时期,泉州氏族又不断向外拓展,不少族系成员移至世界各地,在那落地生根、瓜瓞绵绵,将泉州的火种播撒至天涯海角。如今,在洋之彼岸、陆之尽端,泉州各氏族移民也纷纷盖起了支祠、房祠,这些位于异地海外的祠堂,与泉州地区的宗祠遥相呼应,成为联系亲缘血脉的纽带,在敦宗睦族的氛围中,使人感受水木本源的亲情良知。

  根要深沉,才彰显稳健;魂要灵动,才不失精彩。对滨海之城泉州而言,宗祠就如同电影《哈利波特》中的“魂器”一般,存留、呵护着这座古城的精气神。厦门大学人类学研究所教授郭志超先生表示,白石基墙的红砖厝让泉州肃穆的宗祠平添一份温馨,这种暖色也是地域人群性格的流露。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方拥表示,宗祠文化可谓中国传统文化之根。泉州宗祠文化在培养集体意识和强化民族认同、促进个体的社会化、发挥基层社会治理功能及实现文化传承与选择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也曾听人发过牢骚,说现代建设过于实际、世故,今天还是郊野芳洲之地,明天可能就变成楼宇林立,记忆中的遗存物越来越少。这是现实,人生匆来去,时代步难停。所幸,我们还有宗祠、祖厝、家庙等“老古董”,在这里,我们依然能找回千百年来氏族演绎的精彩记忆;在这里,依然有最纯粹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坚持与恪守。近年来,不远万里返乡寻根的泉州游子络绎不绝,他们通过祭祀祖先,理解生命来源,理解自己的家族渊出。而在这祭礼过程中,一种跨越时空的记忆,又以温暖人心的方式,“活”在了城市之中。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