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阳光纪录片大会主席伊夫·让诺“面对面”:纪录片是什么? 2015年03月22日

channelId 1 1 2 3057c51014594a1daa6481cadab4b073
联播
视频简介

与阳光纪录片大会主席伊夫·让诺“面对面”:纪录片是什么?

  人物名片:法国阳光纪录片大会主席伊夫·让诺(Yves Jeanneau)

  法国阳光纪录片大会、"亚洲和拉丁纪录片之光"创始人及运营总监。他还创立了阳光实验室,致力于跨媒体培训。1984年至2000年,他合作创办了Les Films d'Ici电影公司,并担任总监。2001年至2005年,他担任法国电视二台纪录片单元总监。2005年至2010年担任Telfrance集团纪录片制片人。他担任制片人的作品曾多次获奖,如由让哈维o德莱斯特拉德导演的《周日早晨的谋杀案》曾荣获2002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

  (以下为根据视频整理的文字概要):

  主持人:您对这一次阳光纪录片大会的成果如何看?

  伊夫:对这次大会取得的成果十分满意。

  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博士  曾明宝:请问大师,就您而言,是如何看待纪录片的?

  伊夫:纪录片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从事纪录片行业35年,每次一制作都是新的冒险,新的发现。这就是我喜欢纪录片的原因。

  纪录片用一个深入的视角了解事情的本质,就如同深海探险、探月之旅一样,当纪录片播出之后,可能会改变某些人的生活,当从事这个行业,就不要想着赚钱,而是对人的友善。

  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博士  何白:您如何看待纪录片的商业化运作?

  伊夫:从事纪录片,一开始只想着赚钱是不对的;另一方面,这也是对的,纪录片也有市场,有商业价值,所以商业纪录片一部分也有十分大的影响力。但是,当你做纪录片的时候,你要跨越国家、地点、种族等障碍。比如纪录片《归途列车》他的目的就不是赚钱,在加拿大、在欧洲被许多电视台、电影院线播放过,对这部纪录片而言,它是赚钱的,但是赚钱不是最开始的目的。

  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博士 翁天羽:当《归途列车》国际获得大奖后,但是在中国这部纪录片票房却滑铁卢,而且并没有取得很大的影响力。这是中国观众的观影习惯造成的,还是中国纪录片市场院线播放这块不成功?中国纪录片市场商业化并没有成功,你是如何看待中国纪录片市场的?

  伊夫:虽然我不是中国人,但是我了解中国有20多年了。你可以告诉我6年前中国纪录片市场是如何的吗?

  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博士 翁天羽:在2011年之前,中国纪录片都是处于低谷;在2011年之后,虽然有舌尖上的中国这样取得成功的纪录片,但是有更多的纪录片并没有取得成功

  伊夫:2011年是和《归途列车》差不多的时间,但是和国际交流并不多,为什么?因为,之前中国的纪录片只有在电视上播放,并没有到院线播放,这些纪录片都没有得到市场和国际的认可,甚至国内都没有知名度。

  当我们在讨论一个纪录片的过程,它是很枯燥的,所以我们在一个纪录片需要打入内心,这就是为什么《归途列车》可以走上国际,而其他只能在国内。

  这一切,都要看你如何做纪录片,你是想做一部赚钱的纪录片呢。还是一部真正的好的纪录片。作为纪录片而言,就算语言不通,只要我看到画面,我就能知道这是部什么样的纪录片!如果你年复一年的只是做而没有走到内心,观众们会买账吗?如果说,纪录片没有好票房,是否可以把"纪录片"这个名词改掉,换一个没有这么枯燥的词语呢?

  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博士 翁天羽:纪录片不成功是营销问题还是受众问题,法国是如何处理这样的问题的?

  伊夫:最重要的是原因纪录片在观众脑海中的形象。在60年代,法国和中国一样,但是在当时的法国有个思潮,很多人支持纪录片的拍摄。在法国还有专门播放艺术类的电影院,他们有固定的观众。

  现在,法国一年有70部或许更多的纪录片走向电影院,这些中有一些取得了很高的票房甚至超过电影院播放的许多其他的商业电影;也有一些票房很差,和现在的中国一样。所以说,观众看到纪录片会很烦,如何改变这个固有的思想就是关键。当人们看到精彩的纪录片,改变了脑海中的映像,自然会买票观看纪录片。

  双十中学高中部 蔡睿思:您能够描述下在纪录片中什么是真实,什么是不真实吗?

  伊夫:纪录片必须是真实的,但你可以用你的方式去表达这种真实。假如你知道这是真,如何记录这个过程?譬如发生的过去的事情,如何做这个纪录片?你可以运用科技、电影制作方式、视觉特的、效……你可以从现在推导从前。所以真实或者不真实,只是你的表现方式,而不是事情是否真实。。纪录片必须基于深刻的调查和了解,不然和其他类型的电影就是一样的了。当你做一个电影,你要有自己的对所有事物的真实的看法,电影内容不重要,你如何去做才是关键。

  双十中学高中部 王可悦:请问纪录片应该如何取材?

  伊夫:做微电影是一个了解、感受纪录片的过程。在学校的时候,要通过不断的学习,才能学会如何做纪录片。并且,纪录片的知识要走进电影的世界中去学习,你必须了解镜头中的世界。这样,当你走进这个世界,你才会知道你需要什么。

  只有通过不断的实践不断的提高,一步一步的积累,终有一天你会找到方式!在欧洲,许多电影都是通过手机拍摄而成的,制做电影的成本如此的低。你还在等什么?带着你的手机,走向全世界吧。

  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硕士  黄怡琪:是什么驱导您开始纪录片的创作?又是什么让您走到今天?

  伊夫:在我16岁时,我一直在画画;到了1966年,我看了许多电影,我把我看过的电影都画下来。我甚至看了许多最早期的无声电影。那时候,我看到了一部纪录片电影,那是法国导演拍摄的有关中国崛起的纪录片。我下定决心做纪录片。

  那是法国最特殊的时代,年轻人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做纪录片开始十分简单,只有:这是真的吗?你知道冰山吗?冰山只有七分之一在海面上。做一个纪录片的导演,你需要看到更深层次,你需要看到冰山下的巨大。纪录片的真实争论也来自于此,法国走到今天依旧在争论。这是真实?还是你的真实?

  我身兼许多身份,纪录片导演、编剧、主席等,通过这些身份,我更了解纪录片。而这么多年一直支持我的是:纪录片就是艺术!我相信纪录片就是艺术!纪录片是审视世界的工具,我觉得纪录片有许多的社会功能。这些虽然不能一朝一夕间改变世界,但是他可以慢慢的改变人们的思想。

热词: 阳光纪录片大会主席 伊夫·让诺 纪录片

860010-115802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