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非遗”报你知之三:新垵五祖拳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22日 06:42 | 来源:看厦门


  1913年,少林五祖鹤阳拳创始人蔡玉鸣的徒弟沈扬德,来到海沧新垵设立了“新江国术馆”开馆授徒,新垵五祖拳盛极一时。百年来,在一代代人的努力下,五祖拳“内传外教”,开枝散叶,声誉日隆。上世纪三十年代,新垵村的新江武术馆在历届省级武术大赛中多次获得金、银、铜牌的好成绩,新垵由此成为著名的“武术之乡”;之后的几十年间,新垵五祖拳的弟子们将五祖拳的种子洒播到八闽大地,乃至港澳台及东南亚,培养了无数的五祖拳传人。2006年,新垵五祖拳被列入厦门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7年,新垵五祖拳被列入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五祖拳的来历

  清代,闽南一带的武术各立门户,太祖拳逐步产生变化,由方七娘(小说中的吕四娘)所创的白鹤拳自立一系,在闽南南少林的五形拳也演变成为五大主要拳种门派:达摩;太祖;罗汉;行者;白鹤等,诸派风格稍异,而拳法混同。清未蔡玉鸣(1853-1910,福建泉州南门外晋江梧塘冯尾村人)以太祖拳为基本功底,综合其他门派拳法的特点而形成五祖拳,又称五祖鹤阳拳,蔡玉鸣是该门派的创始人。五祖拳兼具南拳北踢之艺,很快成为了闽南最杰出的拳种之一,被世人赞为:“拳打八法矫似神龙戏水,脚踢四门捷如猛虎翻山。”

蔡玉鸣

蔡玉鸣

  虽然通过精心整编出一派新的拳种,但蔡玉鸣还是延用了五祖拳的叫法,表示这个新拳种并没有脱离它母体——原来的五种流派拳法。现在流传在民间的拳谱,多数套路名称后还注明该套路的源于“五祖”当中的那一“祖”,如“二十拳”又名“日习拳”就是太祖拳法、“打角”是罗汉拳法、“千字打”是鹤拳法、“三角摇”是达尊拳、“头扎”是猴拳法、“朕头”是太祖拳法,“连环八卦”是和阳法、“地煞”是凤阳拳法等。

     五祖拳拳术套路内容十分丰富,各套路拳法即能徒手单练又能徒手对练,具有攻防技击意义的操练方式,也能按拳种的风格使弄各种古兵器,如:川耙、钗、月牙枪铲、方天画戟、齐眉棍、丈二棍、朴刀、宫刀、开山大斧、柳叶刀、剑、双锏、双铁鞭、三节棍、柳公拐等长短兵器,还有民间常用的器具,如:锄头、雨伞、板凳、扁担等等。

  五祖鹤阳拳的拳法特点也综合了七种拳法的特性。猴手、鹤脚、玄女摇身骏胛、达尊罗汉步、太祖身以及和阳师的北派技法、道台夫人的下盘腿功,容入了七种优秀拳法,使得五祖拳很快就成为当时闽南最优秀杰出的拳种,蔡玉鸣因此成为一代宗师。

 

五祖拳的新垵缘

新垵村武术爱好者正在勤学苦练

新垵村武术爱好者正在勤学苦练

  在民国初期,军阀混战时,蔡玉鸣有三个门徒来到厦门,有翁朝言、杨捷玉、沈扬德。翁朝言在厦门开办了“松筠堂”药馆,杨捷玉在厦门港设立“鹤武馆”,而沈扬德则来到新垵设立了“鹤阳馆”,从此五祖拳在厦门及新垵开始流传下来。

  新垵是福建著明的侨乡,村民习文练武,文武名人倍出,清代村里出了几位文举人、武举人,清末至民国初是新垵武术兴盛的时代。新垵各角头都立有武馆,分别是:海墘角武馆(白鹤拳种)、上宅角武馆(达尊拳种)、大门前角武馆(太祖拳种)、东社角武馆、下堂庵角武馆、大岑角武馆等六个武馆。 

  沈扬德到新垵时(1919年),当时村里经常发生角头势力拚馆(争夺地盘),打架斗殴殃及村民正常生活,沈扬德决心振武征服不良势力,以保村民安宁,他设立“鹤阳武馆”收纳一些仗义青年为门徒,借助角头比武先后征服了上宅角、下堂庵角武馆,收伏了邱剑刚为门徒,紧接着海墘角武馆等一一被征服了。一时间新垵武术在 沈扬德的主持下得到统一,馆址设在邱丰庆的祖辈公厅,从此,新垵武术进入了新阶段。 

  这时候新垵一时安宁了许多,华侨怡谷堂公司捐献部分资金,华侨爱国人士邱清风、苏乌兵二位先生先后捐款购买兵器及练武服装给当时武馆。沈扬德又在新垵创建了“玉明武术研究会”。从此“鹤扬武馆”培养出一批批优秀门徒,从而推进了新垵武术事业的发展。当时沈阳徳门下有十大虎将,他们分别是邱思志(大舍)、邱剑刚(乌铁师)、邱衡煌、何苏武、邱加注、邱继仕、邱天乞、蔡瑞全、叶峇连、邱思炭。这十大虎将曾经为五祖拳做出巨大贡献,如上世纪三时年代,泉州“富美国术馆”向 沈扬德发出聘请教武要求,沈扬德应馆长林天恩(林九如之子)之邀,派出门徒邱思志担任(富美国术馆)教练。任满后再由何苏武、邱剑刚、邱衡煌担任教练,因此培养出许多优秀的拳师。

    一九三三年至一九三五年间, 沈扬德分别率领门徒参加许多表演和比赛,都获得很好的名次,分别有集体总分冠军,个人一、二、三名,其中邱思志、邱衡煌二位曾参加在上海举办的全国武术比赛大会也获得优良的成绩。十虎将在新垵的武术发展史上书写了辉煌的一页。

  一九三七年,抗日战争爆发。日军占领了厦门,新垵时常被日军飞机轰炸,沈扬德医馆被炸毁,沈先生被迫把家属送回老家。一九三八年从厦门鼓浪屿乘船出洋南渡,先到缅甸新垵邱氏族人聚集点龙山堂,并在建德寺教授五祖拳,后转到新加坡定居,并在新加坡创办“蓝青国术馆”、“玉明武术研究会”。

  沈扬德离开新垵后,鹤阳门弟子以武救国。为了让五祖拳代代相传,分别在闽南一带设馆传徒。邱剑刚在厦门、同安、龙溪、南安、晋江等地都有立馆,还在厦门统一了“益同仁”救济会武馆。现在的“厦门剑刚武术社”就是邱剑刚的门徒所设立。邱衡煌在泉州、晋江、石狮等地立馆,现在泉州黄清江、石狮吴颜全就是他的门徒。邱继仕在南安洪濑立馆,邱加注在长泰县立馆,蔡瑞全在龙海立馆,叶峇连在厦门、同安、后溪、西亭立馆。 沈扬德在新垵授武时,厦门的黄维姜(黄进步)也是这个时期的门生。

11

 

  新垵武术在抗战后,有几个代表性武馆,馆主分别是邱思炭、邱继仕、蔡瑞全、叶峇连、邱天乞。 一九四七年,邱思炭以高尚武德及纯朴的亲和力得到众师兄弟的扶持,主持了新垵武馆,并支撑起沈扬德在新垵设立五祖拳鹤阳馆,继承了“新垵玉明武术研究社”,社址改设在邱思炭本宅大厅前院,从此新垵武术又正常开展活动了。

  (资料来源:中华武术)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