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编艺术家凌文彬:痴狂一生 坚守“竹编之梦”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20日 15:12 | 来源:泉州新闻网


花木兰竹编用去了凌文彬太多心血,他不停地修改不停地修改。

花木兰竹编用去了凌文彬太多心血,他不停地修改不停地修改。

  因为喜欢竹编,泉州西街的凌文彬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刻苦研究;为了创作,不惜把做手术的钱投入到事业当中,因此差点妻离子散;几十年梦想不变,为的是将泉州改良竹编提升到更高境界。

  在泉州西街,住着一位落寞的竹编艺术家,数十年来,他每天花十几个小时在一间9平方米的屋子里,独自一人进行竹编创作,独自一人编织着属于自己的梦想。

  他已年过花甲,拥有一技之长却曾经穷困潦倒。他生计难以维持,却始终坚持着自己的梦想。也正因他的坚持,竹编,这门濒临失传的绝技才能在艺术界大放异彩。他,就是“泉州改良竹编”的传承人凌文彬。

  食不果腹的年代 “妄想”成就巅峰之作

  在中国传统的竹编工艺中,“改良竹编”是一个极具代表性的、优秀的艺种。二十世纪90年代后期,“改良竹编”创造性地编制出了高级兽类和人物的造型,进一步提高了泉州竹编的艺术品位。在泉州,竹编工艺的跨越式发展,不得不归功于泉州目前改良竹编工艺的传承人凌文彬,他在传统竹编简单编织的基础上,大胆地镶、编插各种新花型,把泉州竹编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

  1959年,因家境贫困,年仅12岁的凌文彬小学一毕业就辍学了。1963年,16岁的他进入竹编工艺厂当起了学徒。“破竹”是学习竹编制作工艺的首道工序,要想做出精湛的竹编,竹要破得均匀,但纤细的竹丝经常会插到手指里头。凌文彬说,竹丝插进手指后,自己会用铁夹子把竹丝夹出来。“铁夹子只有钥匙般大小,就像是外科医生用的小镊子。几十年了,我的铁夹子早已生锈了,习以为常了,不算痛苦。”

  上世纪60年代,传统竹编以竹子为原材料,产品易腐、易蛀、易损,而且编织构造只有几种机械性的造型,竹编工艺的局限性很大,很难在艺术创作上有所突破。在那个吃不饱饭的年代里,竹编工艺厂对工人实行计件,一般人都认为只要能多做一些产品,多赚一些薪金,根本不会去考虑所谓的“竹编创作”。然而凌文彬却与众不同,他梦想在竹编工艺上能有所突破:“竹编这么美,有没有无限的发展前途?能不能做出登峰造极的作品?”每每这么问时,他都要被师兄们嘲笑:“在这行绝对不行,你还是踏踏实实地做几个竹编,赚点小钱就好了”。

  杂乱的生活节奏 吃睡创作都在小屋里

  在经过多方的打听之后,记者在泉州西街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子找到了凌文彬的家。67岁的凌文彬,面色黝黑,双手粗糙,一件淡粉色的外衣却把他衬托得精气神十足。他羞涩地说,他平常总是身穿一些已经褪色的旧衣,知道记者今天要来,他特意换上的。

  在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房间里已经被各式各样的物件占满了,走进屋子里,没有稍微挪一下摆放在脚下的物品,你身处其中,简直是“无立锥之地”。

  一张架子床,上层堆满着杂物,下层散落着一床棉被。床边垂挂着一盏孤零零的电灯泡,发出昏黄的光。床头旁还摆放着高压锅、油盐酱醋等生活用品。在床的对面放着一个铁架子,上面满是凌文彬用来制作艺术品的工具和小零件,地上散落着许多竹篾,一眼望去凌乱无章。可就是这样一个狭小凌乱的房间,凌文彬既把它当成卧室,又当成厨房,更重要的这是激发他艺术灵感的“工作室”。

  弟媳看到房间杂乱不堪,她想主动帮忙整理,总是会遭到凌文彬的拒绝。凌文彬吃饭、睡觉都在小屋里,很少出屋。在他看来,自己在生活上不拘小节,才能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进行竹编研究。

  在凌晨两三点,他的房间里总会时不时传出“呯呯呯”的声音,为此,凌文彬经常被左邻右舍投诉,说他扰人清梦。为了竹编艺术的创作,凌文彬的生物钟已经被完全打乱了,竹编灵感一来,即使是深更半夜他都会立马开始创作。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