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丝纪行》之蓬莱篇(一):扬帆向东出海去 冲云破雾待归来 2015年06月15日

channelId 1 1 2 d88b40ff236e4f88adf64c06dd936259
联播
视频简介

《海丝纪行》之蓬莱篇(一):扬帆向东出海去 冲云破雾待归来

  系列报道《海丝纪行》,今天我们带您去位居山东半岛最北端,遥望黄海渤海的小城蓬莱。光听名字,蓬莱就洋溢着仙风道骨的味道。您可能听说过八仙过海、徐福东渡等很多故事,可是您知道吗?这些海的故事就发生在蓬莱,蓬莱对于海洋的探索,最早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

2

 

3

  长岛,位于蓬莱北方约七公里,这些年,近海养殖渔业发展得不错,经蓬莱到长岛的游客络绎不绝。但不少游客还不知道,蓬莱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登州港,而长岛与蓬莱一衣带水,就是蓬莱走向海洋的第一站。
  在蓬莱阁登高望北,有一系列群岛绵延向远方,长岛是其中之一。古人沿长岛列岛一路北上,然后再向东转的东渡航海路线,看似舍近求远,实则受制于航海技术。
  蓬莱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蔡玉臻:必须有个参照物,沿着海岸来航行。或者看到海里面有海岛,逐岛来航行,否则的话,不敢往大海深处走。
  记者 柴世文:站在蓬莱阁上往外面看,海面上可以说是雾蒙蒙的一片,从古到今,海面多雾,这是一个常态。雾后面是什么样的呢?这对于古人来讲,可是个未知的世界,但是这并没有阻止古人探索的步伐,就凭着一叶扁舟,古人就抵达了高丽和扶桑,而这个历史可以追溯到秦汉时期。
  古人航海,除了要辨方向,还要避风浪,最安全的办法就是沿海岸航行,或是逐岛而行。而在雾中时隐时现的长岛岛链,给扬帆出海的古人,带来了安全感和希望。
  沿着这条海域穿过长岛列岛32个岛屿,然后到达辽宁的老铁山。再从老铁山转到朝鲜半岛的对马海峡,再走到日本。
  循着这条"黄金水道",蓬莱贸易日盛,成为中国南北方海上经济大动脉的中转站,也是日本、朝鲜使节来天朝的必经之地。
  蓬莱市登州博物馆馆长 袁晓春:公元707年设立登州以后,蓬莱这个地方就一直是山东半岛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到了唐朝已经发展成了中国北方最大的港口城市。这个在中国航海史里面有专门的记载。重要的港口地位一直延续到了宋元明清。

1

  对外贸易的兴盛,也促进了当地造船技术的发展。时至今日,船已经融入到蓬莱人的生活和生命里。
  蓬莱渔民:祖辈都是出海作业,就是那么回事,靠海吃海。
  蓬莱中柏京鲁船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王轟:我15岁下海。那时我们的船比现在差得可怜。在船上碰到风浪看到大的轮船过去那个羡慕的心情。那个时间就下定决心,有一天能造出好船来。
  记者 柴世文:以这个干船坞为例,长369米,宽100多米,可以建造30万吨级的巨轮,这在国内甚至国际上,都是数一数二的,因为业者在海洋上拼搏了大半辈子,他认为只有大船才能远航,只有大船才能在一带一路的大格局底下,走得更远,才能占据更多主导权。
  蓬莱中柏京鲁船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王轟:人巧不如家什妙。现在造的船和历史上的船同样跑到阿根廷要快十几天呢,多的快14天。所以能省很多油,安全也好很多。也多捕鱼。
  曾经的渔港边的木船,已经演变为万吨巨轮。不变的是,蓬莱人驾船出海冲云破雾的探索精神,已经融入了他们的生活。

  新闻链接:发展蓝色经济 蓬莱远洋捕捞走遍大洋
  海洋探索,发展蓝色经济,最终还是要形成可持续发展的产业。在蓬莱,不少的企业形成了从港口、造船、捕捞、加工、养殖育苗等一条龙海洋经济产业链,完整的产业链减少了流通成本,也让这种模式有了可复制性。
  靠海吃海的蓬莱,如今渔船驶遍了太平洋和大西洋,形成了鱿钓船队、金枪鱼钓船队等多支远洋捕捞队伍。这其中,规模最大的就是京鲁。
  这里就是蓬莱京鲁渔业公司的大型冷库基地,里面堆满了阿根廷、印尼的远洋渔获。为了提高产品附加值,京鲁并没有将辛苦捕捞的远洋渔获转手就卖,而是自己做起了深加工,目前年加工能力达到了6万吨,产品热销日本、美国、欧盟等地。2006年,京鲁又一头扎进了造船业,经过十年努力,成为了山东省最大的民营造船厂。
  在蓬莱,像京鲁这样的海洋企业还有不少,他们都纷纷延展业务,从前期的造船到中期的捕捞加工,再到销售末端,无缝对接,形成一条龙产业链,有的企业还兼做港口物流、近海高端养殖育苗等业务。
  蓬莱中柏京鲁船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 赵函:那下一步正好有国家"一路一带"政策,机遇也非常好。所以我们可能是要和印度尼西亚、中东沿海地区和国家来合作,把海洋产业真正走出去。

 

热词: 《海丝纪行》 蓬莱篇 海丝纪行 蓝色经济

860010-115802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