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鸟对话”“龙虾相斗”——探寻厦门古代私塾育童故事

发布时间:2015年06月25日 15:56 | 来源:厦门日报


海沧小朋友走访历史上的私塾。

海沧小朋友走访历史上的私塾。

闽南古画《先生教童子》。

闽南古画《先生教童子》。

私塾里的壁画小孩《与鸟对话》。

私塾里的壁画小孩《与鸟对话》。

  近日,在厦门市发现了一些古代私塾的相关遗迹,这些遗迹掩藏古代儿童教育的往事。私塾曾经是历史上儿童启蒙的地方,留下了许多让人回味的故事。本报记者走访私塾,走访民间,揭开一段有趣的人文历史。

  私塾格局体现尊师

  穿过繁华的中山路,我们走在幽静的小巷,感受文化的气息。在盐溪街与上古街相邻的地方,还完好的保留着清代所立的旗杆夹,这是当年中了举人的“包仔舍”所立的旗杆夹。相传只有中了举人,才有资格在家门口立旗杆夹。旗帜上面写上中举人的姓名、中举名次等。举人旗杆夹就是举人旗帜的底座,上面也会刻上有关中举人的信息。

  住在这附近的桂先生告诉我们,当年“包仔舍”寒窗苦读多年,终于中了举人,却赶上清政府废除科举制度,为官造福乡里的抱负落空。秉着学以致用的理念,于是“包仔舍”开办一家溪南书院,为附近的儿童传授知识,以便养家糊口。

  热心的桂先生为我们娓娓道来,关于那些年的旧事,原来今年八十多岁的桂先生也有幸被“包仔舍”教过。提起“包仔舍”,桂先生的嘴角露出笑容,多年前的旧事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他指着溪南书院的旧址告诉我们,当时他们就在那里听先生教书。溪南书院伴随他们度过了美好的童年,可惜的是,溪南书院因为种种因素被迫拆迁,我们没有机会一睹风采。

  值得安慰的是,这附近还有一个临时的私塾,虽然没有溪南书院宏伟,却也可以弥补我们的遗憾。在桂先生的带领下,沿着羊肠小道走几步路,就见到这间临时私塾的模样。经过岁月的洗刷,依旧不减当年的风采。大门两侧题着一副对联:“东鲁雅言诗书执礼,西京名诏孝弟力田。”一种浓厚的书香气息扑面而来。朝私塾里面望去,空空的院子应该就是当年学生读书的地方,而先生的讲台略高一个台阶,大概就是尊师的表现。看着如此古色古香的私塾,我们似乎感受到这里曾经的琅琅书声。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