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厦门,看醉美花世界】之槿艳繁花满树红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03日 06:44 | 来源:看厦门


  漫步在厦门街头是一件惬意的事,经常能看见开得正好的五颜六色的花儿,在这些花当中,形大娇美、色彩艳丽的朱槿花总是能深深吸引观察者。

  殷鲜一相杂,啼笑两难分

1

  朱槿又名扶桑、佛槿、中国蔷薇(Rose of China、China rose),由于花色大多为红色,所以中国岭南一带将之俗称为大红花。朱槿的原产地为我国南部,自古就是一种受欢迎的观赏性植物,具有悠久的栽培历史。早在先秦的《山海经》中就有记载“汤谷上有扶桑”,晋朝嵇含的《南方草木》中则记载“其花如木槿而颜色深红,称之为朱槿”、“深红色,花五出”等。

1

1

  朱槿花大色艳,花型为腋生喇叭状花朵,在热情豪放的外表下,却有一个独特的纤细花心,这是由多数小蕊连结起来,包在大蕊外面所形成的,结构相当细致,具有着微妙的美,正如它的话语——纤细美、体贴之美、永保清新之美。朱槿品种繁多,有红、橙、黄、桃红、橙黄、朱红、粉红、白等颜色,它的花期很长,几乎终年不绝,夏秋最盛,朝开暮萎,姹紫嫣红,开花数量多。

 1

1

1

1

1

1

  今人爱朱槿,让此花走遍大江南北,朱槿之花处处可见。古人爱朱槿也不逊色于今人,文人骚客吟咏它,古代妇女则以朱槿簪于发间。南朝诗人江总《朱槿花赋》赞云:“朝霞映日殊未妍,珊瑚照水定非鲜。千叶芙蓉讵相似,百枝灯花复羞燃。”唐代诗人李商隐写过多首赞美扶桑的诗,其中一首写得尤为传神,诗云:“殷鲜一相杂,啼笑两难分。”他所描绘的深红色和鲜红色的朱槿花,争先恐后地挤在一起“啼笑两难分”的画面,真让人耳目一新。唐代诗人李绅在《朱槿花》中这样描写:“瘴烟长暖无霜雪,槿艳繁花满树红。繁叹芳菲四时厌,不知开落有春风。”将朱槿的外在美和内在品格描写得维妙维肖。

  是中国名花,也是世界名花

  朱槿不但是中国名花,也是世界名花,它是马来西亚、苏丹和斐济的国花,又是夏威夷的州花。

1

  马来西亚称呼朱槿为“班加拉亚”,意为“大红花”,把朱槿当作马来民族热情和爽朗的象征,比喻烈火般热爱祖国的激情。

1

1

  斐济人每年八月都举行传统的红花节,历时七天。节日期间,人们用红色的朱槿花装饰大街小巷、牌楼彩车,张灯结彩,盛装游行。节日的高潮是评选出三名“红花皇后”,并为她们戴上插满红色朱槿花的美丽皇冠,节日十分隆重。

  朱槿品种繁多,全球目前有3000种以上,以夏威夷为最多。看到朱槿花就会令人想起碧海蓝天的沙滩和腰挂草裙的土著美女。据说土著女郎把朱槿花插在左耳上方表示“我希望有爱人”,插在右耳上方表示“我已经有爱人了”,至于两边都插呢?大概是“我已经有爱人了,但是希望再多一个”。

  观赏药用两相宜

  《本草纲目》对朱槿的介绍不多,只认为朱槿“甘,平,无毒。”,而主治方面只有“痈疽腮肿,取叶或花,同白芙蓉叶、牛旁叶、白蜜研膏傅之,即散。”其实朱槿的花,叶,茎,根都可药用,有清热利水、解毒消肿之功效,中医主要使用根部。

1

  在欧美,朱槿的嫩叶有时候被当成菠菜的代替品。而朱槿花也被制成腌菜,以及用于染色蜜饯和其他食物。朱槿的根部也可食用,但因为纤维多且带粘液,较少人食用。此外,朱槿的茎皮纤维可搓绳索、织麻袋、造粗布、网及纸张等。

  厦门赏花地点:筼筜湖畔、厦门园林植物园、忠仑公园、天竺山森林公园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