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影涛声琴韵中的鼓浪屿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27日 16:15 | 来源:天津日报 作者:李凯源


  

1

     千万年的海浪江涛,雕塑出鼓浪屿这座玲珑剔透的秀美小岛;近代文明把它装点成华贵高雅的海上楼阁;当今它又抵御了喧嚣浮躁的世俗风气,洁身自爱,从涛声琴韵中流溢出一派清新、矜持、优雅和孤傲。

  初冬的鼓浪屿,微风拂面,静谧清悠。我住的小宾馆与皓月园毗邻。早晨推开窗子,清爽湿润的海风徐徐涌来,身心畅快无比。皓月园中翠绿的叶,娇艳的花,在眼前跳动。厦鼓海峡坚实高耸的岩石上,身披铠甲、威武雄壮的民族英雄郑成功的巨大塑像,远望着隐约浮于海面的大担、二担和更远处的金门岛。

  清晨,我们沐浴着和煦的阳光,沿着松软的沙滩散步。湛蓝的海水漾起细碎洁白的浪花,舔着沙滩,吻着石壁。浅海中的礁石,嶙峋怪异,有的像雄狮昂首长吼;有的像奔马,奋蹄疾行;有的像智者,远眺沉思。呼吸着清冽的空气,使我们这些从喧嚣浮躁、气流混浊的大都市走来的人们,躯体和灵魂都得到了净化。

  沙滩尽头的石壁间,有条掩映在杂树野花间的小路,拾级而上,就是街市的道路。小路纵横交错,逶迤幽静。在这仅有1.84平方千米的小岛上,错落有致地建有世界上多种风格的楼房,几乎每一幢楼房都有一个动人的故事。美国人在此建筑的官邸,典雅舒适。菽庄园是充分利用自然环境,借山藏海建起的一座花园。菽庄园最初是由台湾富商于1895年为避日本侵略而携家眷避居此地的。此园坐北向南,靠山面海,分为藏海、补山两部分。有四十四曲桥,从海上连接岸边与山麓。山脚下有石洞若干,海浪拍击,轰然作响,据说鼓浪屿由此而得名。桥上建有观钓台、渡月亭、千波亭及叠石山影。细沙海滩已辟为海滨浴场。近年来引进外资,又在外围修起罗马石柱长廊。对如此大兴土木,也有人担心会破坏鼓浪屿自然和谐的风貌。郑成功纪念馆原馆长、鼓浪屿文化研究专家何先生对我说,他目睹旧建筑渐渐破旧拆除,代之而起的却是不中不西的新潮建筑,这样下去会失去鼓浪屿的独特风格。厦门市西岸与鼓浪屿之间的海峡只隔700多米,为什么不修桥而用轮渡?为什么小岛上不允许行驶汽车,甚至连自行车也没有?就是为了防止当代急功近利的社会风习对她的侵蚀,而留下这一方独一无二的净土,也才能吸引海内外的人士到此观光旅游。身为华侨的何先生这一番话语重心长,启人深思。

  日光岩是鼓浪屿的最高峰,也称龙头山。登上92米高的山顶,平台很小,周围又没有障碍物,扶栏远眺,近处,厦门市、鼓浪屿尽收眼底;远处,碧海苍茫,水天一色,凭虚凌空,一览无余。岩上有郑成功屯兵操练的山寨遗迹。“闽海雄风”“与日争光”等摩崖石刻,书法健劲,气势雄浑,古迹胜景,长留人间。山麓有日光寺,缩龙成寸,小中见大,没有一般庙宇的宏伟与沉闷,只有数间正殿与侧殿,简洁雅致,秀美不俗。在正殿上面的山腰处,立一尊白玉雕成的菩萨立像,脚踏祥云自天而降,构思十分巧妙。

  鼓浪屿被誉为音乐家的摇篮,曾培养出一些国际知名的音乐家。著名交响乐指挥郑小瑛教授,曾在岛上简朴的音乐厅里,步履维艰地团结起一批音乐家,在地方政府的资助下,坚持练习、创新和演出,向全世界展示中国交响音乐的水平。建在岩边的音乐学校,那精巧的建筑结构、亮丽夺目的外墙色彩,使我们看到了音乐发展的未来和希望。北京协和医院的妇产科专家林巧稚,辞世前要求魂归故里,她的纪念碑就矗立在静谧的小院中。邓颖超同志生前曾专程来此凭吊这位在乐曲旋律氛围中头枕波涛欣然安息的传奇人物。

  入夜,游人散去。月色清莹如水,我们沿着海岸漫步。岸边齐刷刷地种植着被当地人称为“官榕”的棕榈树,挺拔俊伟。埋在地下的彩灯,照在婆娑的叶子上,烘托出一股海岛仙国的韵味。美誉为“钢琴之乡”的小岛,黄昏后就会从小楼里,透出暖暖的灯光,流泻出钢琴的声韵。我驻足聆听,如霭霭行云,潺潺流水,编织出一个朦胧飘幻、美妙绝伦的意境。海面的涛声轻轻荡起,击打着节拍。千万年涛声依旧,但琴韵中却流溢出新时代清新亢奋、优美的韵律。树影、涛声、琴韵中的鼓浪屿,怎不让人长相思、长相忆。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