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连续两个多月没有出现有效降水 将人工增雨缓解旱情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2日 11:13 | 来源:厦门日报


  截至昨日(11日),我市已经连续26天没有下雨了。最近的一场降雨还是10月15日下的,当时我市很多地方只洒落了小阵雨。上一场6毫米以上的降水还是9月4日下的。可以说厦门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出现有效降水了。这也使夏秋连旱的旱情持续发展。岛外的同安已经达到了气象特旱标准。今明两天,我市将迎来久违的降雨天气,气象部门将抓住有利时机,适时开展人工降雨增雨作业,缓解旱情。

  记者从气象部门了解到,降雨少并不是近期才出现的,今年1月到10月,岛内累计雨量只有940多毫米,较常年同期偏少了26.3%,比去年同期更是偏少52.4%。进入10月以来,弱冷空气频频南下,海上的偏南暖湿气流难以登岸,导致我市持续干燥少雨。只有10月15日,在台风“卡努”外围环流的影响下,厦门才出现了普降小雨的天气。

  新的冷空气已侵入厦门,它将和台风“海葵”的外围环流共同打造出一条覆盖粤东到漳州西南沿海的较强降雨带。厦门处在降雨带的边缘,今明两天将迎来阵雨天气。厦漳泉三地气象部门将联手进行人工增雨作业,争取多催一些甘霖下来。昨日,三地气象工作者已经全面部署、严阵以待了。

  厦门旱情持续发展:农作物生长深受影响 农民感到忧心

  夏秋连旱的旱情持续发展,农作物的生长深受影响。近日,同安、翔安等地的村民正通过挖井、换种、滴灌等各种方式抗旱减灾,他们焦灼的心田也正渴着水盼着雨……

  同安

  达到气象特旱标准农户挖井抗旱

鑫美园合作社的滴灌设施

鑫美园合作社的滴灌设施

  自9月6日以来,同安已经连续两个多月没有出现有效降水,出现了夏秋连旱,达到了气象特旱的标准,是历史同期最强的气象干旱。

  作为我市农村最多的行政区,降水少,加上生产生活用水量大,同安的溪流、地下水源吃紧,农业生产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影响。

  昨天上午10点,记者来到同安区城东万亩蔬菜基地。这片一下雨就容易涝的农田,此刻却也是“渴”得很――放眼望去,田间的水沟基本都已干涸。不过,在菜农的精心照料下,田地里的地瓜、萝卜等蔬菜倒还是绿油油的。

  “我们差不多每两天就要来抽一次水,前一段比较热的时候是每天都要来。”家住附近下溪头村的菜农老苏一边说话,一边把抽水机安装好,“水是从这下面的井里抽出来的,我们这是东西溪下游地区,地下水倒是丰富,只要挖个四五米水就很多了。”老苏指着周围的一大片农田说,这一片农田今年新挖的井至少有上百口。

  对于地下水丰富的地区,挖井就可以抗旱,但对于位于东溪中上游的五显镇大部分农村来说,这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五显镇垵炉村村民颜宝雪告诉记者,她也挖了井,可是每次刚抽一会儿就没水了,得停下来蓄水,浇灌一亩多的田地,要抽一天。面对这种情况,颜宝雪改种了耐旱性相对较强的玉米,“往年都是种芥菜、白菜等水叶菜,但今年这么缺水,水叶菜种不了。”和颜宝雪一样,五显镇不少农民都调整了种植品种,减少了水叶菜的种植量,改为种需水量较少的作物。

  同样位于五显镇的鑫美园果蔬专业合作社却仍在挖井——不过,这里的井都是深100米的深水井。

  作为一家以现代农业种植为主的合作社,面对旱情,鑫美园不仅积极开源,还注重节流。走进基地的大棚,一垄垄辣椒苗根部的土壤都已经湿润。仔细一看,田垄的尽头,一根水管从土里伸出来。负责人李义福介绍,目前基地大部分的蔬菜灌溉都是通过滴灌设施进行,另外还有少部分采取喷灌的方式,“这两种方式,相比以前的漫灌,可以节省好几倍的用水量,不然现在再怎么挖井也不够用。”

  翔安

  “母亲河”几乎断流不敢种胡萝卜

由于缺水,就算是种植耐旱的马铃薯也让村民感到很忧心。

由于缺水,就算是种植耐旱的马铃薯也让村民感到很忧心。

  62岁的翔安区内厝镇许厝村农民许仁才昨天清晨6时就从床上挣扎了起来――尽管带着倦意,但他心里牵挂的,却是家里一亩半地里的马铃薯。他要利用大清早地里的水分不易蒸发的有利时机,把近一公里外的小水塘的水挑到地里浇灌。

  许仁才挑着水来到地里时,发现村里的邻居们同样借助“天时”,已经在周边忙碌了起来。“我们这片地紧紧挨着村道,是许厝最‘低洼’的地方,如果地势稍高的田地,早就没有作物生长了。”许仁才一边说,一边把水均匀地洒在刚刚长出青苗的马铃薯地里,“马铃薯耐旱,所以现在还能勉强种种。”

  2个多月的干旱天气,把许厝村成片成片的农田,蒙上了一层灰色,也把无奈写在了当地众多农民的脸上。4岁的许鸣涵小朋友昨天也跟着妈妈在地里给作物浇水,不太懂事的她,却把一个自己记得很清楚的细节告诉记者:“前几天,地里一排马铃薯渴死了,一家人都很难过。”

  许厝村村部的不远处,就是翔安母亲河九溪流经的地方。然而昨天,在一块“水深危险”的警示牌下,一条几乎干涸的河道却呈现在人们的眼前。已经可以扬起尘土的河床上,留下了明显的人工凿沟的痕迹――当地人说,前段时间河里还有水的时候,村民们便利用这些沟渠,把水引到自己的地里去。

  九溪后房溪段,记者终于看到了一洼水。插在水里的,是一条长长的蓝色导管,管子的另一头,一台发动机正轰轰作响。不过,尽管马力强大,但能抽到岸上用以灌溉农田的水却少得可怜。

  “一个小时大约要三度电,成本大,而且也不管用。”一旁的农民许云,无奈地摆了摆手。他带着记者参观溪水旁的一口灌溉井――井下的水,现在还不到一米深,而在正常的时节,一般有八米。

  其实许云是当地有名的胡萝卜种植户,而今年,他买来的两大麻袋胡萝卜种子,却藏在家里的储藏室里。“天气这么干旱,不敢种啊。”

  在翔安区农业部门看来,要破解当前的“困局”,唯一的希望就是“水源”。因而,不少工作人员下到田间地头,帮助农民挖深水井,同时指导他们在地里铺设一层黑色的“地膜”,防止地里的水分过快蒸发,而一种浇灌速度快、水源利用率高的喷灌系统,也开始推广到越来越多农户的家中。

  (新媒体编辑:罗惠)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