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审公堂来了“当年娃” 6位年纪总和近600岁的老人重游故地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25日 09:49 | 来源:厦门日报


罗忠谌1935年第二度任会审公堂堂长后拍的照片,当时罗孝遵(白色衣服)8岁。

罗忠谌1935年第二度任会审公堂堂长后拍的照片,当时罗孝遵(白色衣服)8岁。

三位年过八旬的老人按照82年前的旧照,重新在会审公堂旧址前留影,最年长的罗孝遵(中间黑色衣服)已有90岁高龄。

三位年过八旬的老人按照82年前的旧照,重新在会审公堂旧址前留影,最年长的罗孝遵(中间黑色衣服)已有90岁高龄。

  站在鼓浪屿会审公堂旧址前的层层石阶上,四哥罗孝遵正在指挥着五弟和六弟分别坐好——82年前拍下的旧照他记得一清二楚。尽管三哥已经走了,但他的位置还在,仿佛他依然坐在兄弟间,看风景依旧。拍照的这三位老人正是会审公堂末任堂长罗忠谌的儿子们。近日他们和末任书记官之一方兆祥的后人一起重游会审公堂,6位老人年纪总和近600岁。

  昨日,记者采访其中最年长的老人,今年90岁高龄的罗孝遵,讲述重游故地的趣事和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故人与往事。

  【现场】

  重回80年前的旧居

  八旬老人们激动得像群孩子

  “这是一趟怀旧之旅。”罗孝遵说,他们一家有7兄弟,一个女孩,如今能陪他一起只有五弟罗孝逞和六弟罗孝逵,一位85岁,一位84岁。

  光阴飞逝,但眼前的会审公堂旧址依稀还是从前模样。罗孝遵说,一步入笔山路1号和3号的会审公堂旧址,他们这群年过八旬的老人都激动得像孩子一般。“这里曾有个传达室”“这里原来是空地,我常在这踢球”……大家议论个不停,回忆如潮水般涌上心头。罗孝遵介绍,父亲在任时,左边这栋楼下面是公堂,上面就住着他们一家人。1927年,他就出生在这里。彼时,右边楼房住着房东,书记官等单身职员住在后头的一排平房里,有家眷的职员则租住在中华路47号。

  这里,有三位老人顽皮的童年时光。“那时没有铁门,只有一道矮墙,我们经常翻墙去笔架山上玩。”罗孝遵笑着说,那天罗孝逞指着墙角,还说起一口已经消失的水井。有一次邻居孩子掉到井里被捞起,警卫将他驼在背上,让他把水吐出来,说起时五弟犹有怖色。而让罗孝遵印象深刻的是,他坐在父亲曾经工作过的堂长位置留了影。或许是儿时耳濡目染的影响,后来罗孝遵子承父业,也成了福建省高级法院民庭的庭长。

  旧居能重拾往日光景,让罗孝遵和弟弟们倍感欣慰。罗孝遵说,2015年夏天,他也曾带着五弟和六弟回到这里,却只见野草丛生,一片破败景象。曾经威严的会审公堂成为了民居,住着多户人家,违章搭盖野蛮生长。三位老人只好匆匆离开。后来,鼓浪屿管委会着手对会审公堂进行修缮,请出了全部房客。相关专家还专程到福州拜访罗孝遵,请他协助回忆会审公堂的布局设置。待两年后再来,老人很惊喜。“现在的房间结构和八十年前我们住的时候一模一样!”罗孝遵说。

  【回忆】

  76年前被日本兵关进博爱医院

  一年后全家坐船逃出鼓浪屿

  11月9日,老人们重回会审公堂旧址,与1941年11月8日离开时正好间隔76年。“我们没有刻意安排,这一切都是巧合。”罗孝遵说,那天离开会审公堂旧址后,他们还去了博爱医院旧址。76年前,正是日本兵把他们关进了设在博爱医院内的临时“集中营”。

  罗孝遵介绍,除了1933年至1935年间中断的两年,父亲罗忠谌从1926年起担任会审公堂堂长,直至1941年。“日本人逼他出任厦门特别市高等法院院长,父亲没有同意,他们就把我们全家都抓了。”罗孝遵还记得,那天凌晨,突然传来了一阵激烈的敲门声,母亲急忙销毁手头的文件。很快,日本兵闯到二楼,破门而入,用刺刀挑开蚊帐,用日本话吼道:“小孩,起床!”罗孝遵回忆,父亲进了监狱,他们几个孩子和母亲则被关在博爱医院。没有床,大家只能睡在水泥地上,饿了吃压缩饼干果腹,三天后,他们才被放出来,而父亲被关了两三个月。一年后,他们一家趁着日本人不备,坐货船从鼓浪屿逃到了泉州,又走了一个月的路,才回到福州老家。

  【名片】

  鼓浪屿

  会审公堂旧址

  鼓浪屿会审公堂旧址,是鼓浪屿重要的司法机构建筑遗存,见证了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时期司法制度的实践过程。旧址的院落占地面积5600多平方米,院内有两座两层洋楼,两座建筑基本对称,建筑面积都是500多平方米。这处土地1915年曾由英国长老会租下,后曾是印尼华侨黄仲涵名下的产业。20世纪20年代末,鼓浪屿会审公堂曾租用这两座与当时工部局办公楼临近的洋楼办公。目前,会审公堂旧址成为会审公堂展示馆,是鼓浪屿文化遗产核心要素之一。

  (新媒体编辑:李佳)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