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最想见到的是谁?听返乡人讲述他们与亲人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02日 09:22 | 来源:厦门日报


  一张车票,一份执念,不远万里也要回家,因为家里有心中最牵挂、最想见的人――他,或是留守老家、每日思念的儿子;她,或是水各一方、年迈的老母亲……

  昨日(1日),春运第一天,记者在火车站、码头、汽车站,听春运返乡人们讲述“回家最想见到的是谁”的故事。

  故事1

  牵挂家中老母亲盼团聚

  人物:台胞戴林强,72岁;妻子余婉静,66岁

  昨天下午4点半,东渡国际邮轮中心码头的闽台航线等候区,老人低头背手来回踱步。“你坐下来歇会,很快就能坐上船了。”一旁的阿婆提醒他。

  回家路上,等候总觉得漫长――老伯叫戴林强,阿婆姓余,是他的妻子。二老之前到厦门游玩,临近春节了,想早些赶回花莲与家中90多岁的老母亲团聚。

  戴老伯祖籍重庆,从小被父母带到台湾生活,与来自花莲本地的妻子余阿婆结婚后,就定居在花莲,曾经做了一年的船员,在美国待了两年又回到台湾。

  “孩子也成家了,不用我们操心,虽然老父亲过世,但母亲身体还算硬朗,能照顾自己。”戴老伯告诉记者,他与爱人常往返于厦门和台湾,也会经常回自己的祖籍地重庆转一转,生活还算自在。

  “临近春节,老头子心情一下凝重起来,说想要回去陪老母亲。到了码头都着急得坐不下来。”说着,余阿婆挽起戴老伯的手,春节就要到了,余阿婆盼望着婆婆和自己的父母,身体能一如既往地健康,也企盼着孩子一切能够顺利、如意。

  安检时间到了,两位老人与记者挥别,一进入安检通道,戴老伯的脚步似乎一下变得矫健、轻盈起来,笑容也一直浮现在脸上。

  故事2

  带着三个粽子回家看大儿子

  人物:刘明贵,54岁,重庆人

  “我们到火车站啦,还没上车呢!”刘明贵拿着手机,急急忙忙“汇报”行程,电话那头是老家的大儿子。怀里的小福建听到哥哥的声音,伸出手和爸爸抢手机,此时离发车还有两个多小时。

  刘明贵担心赶不上车,早上不到7点就带着妻子和小儿子出发。他们从南安坐了两个多小时大巴来到厦门站。

  “我们最想见的就是大儿子,小的这个也整天在想他哥哥!”挂了电话的刘明贵笑着说,小福建马上应和:“我最想哥哥,我们给哥哥带了3个粽子!”这粽子是刘明贵的老板送的,小福建自己也说不出好不好吃,只知道是好东西,要留给哥哥。

  刘明贵一家被大大小小的行李包围着,其中有一袋露出卡通印花棉布,上面写着“福建”两个大字,这是读大班的小福建在幼儿园用的小被子,刘明贵特意给儿子装好带上,怕他在火车上着凉。“我们带了两斤多的鸡腿和十几颗蛋,还有好几包面条和水果。”刘明贵拍了拍包裹说,这是妻子特意准备的,让一家人在火车上不会饿肚子。这一趟,他们要坐54个小时的火车,再转1小时的客车,才到达老家重庆铜梁区。

  漫漫旅途的终点就是团圆。刘明贵的大儿子今年已经20多岁了,正在学修车,打算留在家乡工作。“他会来接我们,他不用给我们准备什么,我们见到他就行了。”刘明贵笑着说,靠着自己和家人一点一滴的打拼,生活条件变好了,前年他们搬进了县城里带电梯的新房。“这是我们自己买的,有94平方米,两室一厅。小儿子跟我们睡,大儿子自己一个房间。”

  离检票还有一个多小时,一家人挤进了越来越长的队伍里。

  故事3

  几乎每年都会回来见亲人

  人物:马来西亚华人陈振忠,76岁

陈振忠(右二)和大陆亲戚(左五)合影

陈振忠(右二)和大陆亲戚(左五)合影

  “超重吗?行李估计太多啦!”昨日上午,国际出发通道前,76岁的陈振忠正手拿电子秤,为托运限重而发愁。一旁,他的7位同伴也在为如何腾出空间,减重行李而绞尽脑汁――抬眼望去,每人至少看顾着一个行李手推车,而推车上面,横七竖八地摆满了各种行李箱,和用纸箱包裹捆绑着的闽南特产。

  他们是马来西亚华人。一百多年前,祖辈从永春下南洋谋生;一百多年后,大伙儿“组团”乘机来厦,返乡参加亲戚孩子的婚礼。昨日下午3点多,他们将搭乘国际航班回到马来西亚。

  尽管文化有所差异,环境略有不同,带有家乡味的土特产却永远是亲情最好的寄托――短短5天旅程后,临别前,亲戚们将8个人的行李箱塞得满满当当:麻酪、红枣、永春芦柑、泉州面线、馅饼……再打开行李箱内层,书法家手写的红色春联、镂空的红色“福”字霎时间出现在眼前,一派喜庆。

  同行的陈清忠告诉记者,每逢春节,马来西亚华人都会家家吃团圆饭,看央视的春节联欢晚会,守岁,互相拜年。

  “几乎每年,我们都会回来祭祖。”陈振忠说,随着交通的便利,两地华人、侨眷的联系也日益密切。而每当祭拜祖先时,他总会许下“大家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团团圆圆”这个看似平凡,却又踏实的愿望。

  故事4

  想为姐姐操办最温馨的婚礼

  人物:王美鸿,泉州晋江,27岁

  “宾客名单我已经帮你草拟了一份,12点48分的车,待会就上车了。”王美鸿拿起手机,给姐姐发了一条语音后,打开名单,仔仔细细地再次确认起来。

  王美鸿说,姐姐比他大一岁,这几天家里都在为她忙碌筹办婚礼的事,日期则选在2月14日情人节举行。“时间紧迫,忙完了工作,昨天就赶紧收拾行李,尽早赶回家。”和姐姐一起长大的王美鸿性格比较腼腆,也因此从小就特别依赖姐姐。爸爸妈妈因为有一家餐厅在经营,经常早出晚归,关店回家后姐弟俩已经入睡,早起开店时也只能看到两个孩子熟睡的样子。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中,姐姐就成了他最好的朋友和最亲的家人,陪伴他度过了最长也是最温暖的一段时光。

  在他的印象中,姐姐从上小学开始,就会煮很多他喜欢吃的菜。“初中长身体嘛,有段时间只要到了11点,我的肚子就开始咕咕叫。”王美鸿说,那时候姐姐对他有求必应,凡是他想吃的东西,姐姐都尽力满足他。蛋炒饭、咸干饭、面线糊……这些能现做的饭,姐姐二话不说就会撸起袖子开做。

  “高中毕业后我考到了厦门理工学院,姐姐则留在老家念书。”王美鸿说,自己是梧村长途汽车站的常客,一个月就回一次泉州。这次姐姐结婚,作为拥有弟弟、好友、儿时玩伴三重身份的他,想为姐姐用心操办一场最完美、最温馨的婚礼,用实际行动表达自己最真切的祝愿。

  (新媒体编辑:罗惠)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