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小饭桌”打分、考评托管机构 看基层如何探索校外托管监管模式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05日 09:34 | 来源:厦门日报


1

  全市1733家校外托管机构,5万余名中小学生入托。但是由于无准入门槛、无人监管,托管机构的安全、卫生等问题不时出现。近日,市人大常委会督办议案,要求规范校外托管,强化学校服务。

  其实,校外托管的问题,很早就引起了基层的注意。思明区梧村街道、金鸡亭社区更是探索出一套整治管理办法。

  去年,梧村街道办事处成立综合检查专项整治领导小组,整合相关职能部门的力量,对辖区托管机构进行普查,并梳理和编制出“午托班专项整治问题清单”。参照这份清单,通过自查和他查,辖区内无序的午托班规范了起来。

  2006年,莲前街道金鸡亭社区关工委则在社区党委支持下,组建了一支由“五老”志愿者、金鸡亭小学党员教师、学生家长代表组成的“家校社三位一体”监管队伍。12年来,持之以恒地进行日巡、周检、月督、年评,在社区形成了家长放心、托管安心的氛围。

  来自基层的经验,往往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梧村街道、金鸡亭社区的尝试和经验,或许能为全市的托管机构监管提供一些启发。

  【梧村街道】  

  列问题清单 自查他查相结合

  两轮综合整治后,辖区午托班在33个检查项目中全部合格

  春节前,厦门进入水痘流感发病高峰期,不少孩子中招,有的班级因此停课。不过,梧村街道的新起点午托班的全部孩子没一人中招。“他们不仅把被子打包好,让我们拿回去清洗消毒,还教我们如何防范。孩子只要咳嗽了几声,都会提醒我们。”海翔妈妈说。

  “每天孩子入班前都进行体温测量。”新起点午托班负责人王云霞说起那段时间并不轻松。每周对机构全面消毒的习惯,也从那时固定下来。而这也是他们参照《梧村街道午托班专项整治问题清单》自查整改的一角。

  去年,面对午托困局,梧村街道办事处成立“午托班”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对辖区内的午托班情况进行调查摸底——梧村辖内学校不多,却有50家午托班,为1105名学生提供监管与午间服务。普查统计显示,50家午托班在33个检查项目中仅有7项合格,总合格率为21.2%,隐患多多。

  在摸底的基础上,梧村街道综合相关职能部门职责要求、工作重点、检查项目、整改标准,梳理和编制出《梧村街道午托班专项整治问题清单》,内容涵盖消防安全、食品安全、燃气安全、治安问题、卫生问题、文化问题等6领域37项。这些项目可谓细致入微,包含有无应急照明灯及安全出口指示灯、电气线路是否有穿管保护、是否违规制作高风险食品,如凉菜、裱花蛋糕等,就连餐具清洗消毒的五个步骤都一一写明。    

  王云霞从事托管工作近20年了,但直到有了这份清单,她心里才有了底。“行业需要规范,不管是对孩子、家长,还是对我们从业者都是有益的。”2月28日,王云霞一边向记者介绍,一边感叹综合整治后的变化——每个月都有人上门抽查,或指出问题,或者探讨如何更规范。

  这一清单还兼具检查项目表格、问题整改告知书、业者作业手册、宣教材料等功能。“一单多用,简单管用。”梧村街道相关负责人介绍,围绕这一清单,行政执法、市场监督、消防、安监、公安、卫生、文化、教育等相关职能部门培训社区网格员,社区网格员负责上门抽查,并落实问题整改。其中,在第二次检查中,有6家午托机构因未按规定进行整改而停业。

  在综合整治工作基础上,梧村街道进一步完善并制定《梧村街道中小学校外托管机构安全评定表》,建立了更为规范、明确的评定标准,并专门聘请第三方机构在各职能部门培训后,对午托班安全评定表的内容逐项进行检查打分,拍照存底,并一式两份当场确认签名。

  从考评结果看,50家午托班在33个检查项目中,合格率从最初普查的21.2%到现在的100%(除6家已停业的午托班),80%以上的机构整体情况良好。这些考评结果都公布在“梧村街道”的公众号上,并寄给辖区学校,由其发放给学生带给家长。

  此外,梧村街道还通过成立午托班经营者自治联盟,召集辖区内小学负责人、午托班负责人、房东,成立午托班业主会,建立微信群,便于探讨研究午托班的教育、管理、提升等问题。

  “我们相信,在执法、舆论、市场的合力下,午托班监管的问题可以迎刃而解。” 梧村街道相关负责人直言,通过相关职能部门的监管、午托班标杆的树立、“小饭桌”的评分评级,家长们也有了选择依据,随着托管市场的规范化发展,不合格的午托班也将退出市场。

  【金鸡亭社区】

  “家校社三位一体”监管12年

  在日巡、周检、月督、年评下,不合格的托管机构难以生存

  3月1日上午11时25分许,身穿工作服的托管班老师赶到校门口,等待下课铃响。几分钟后,在老师的指挥下,孩子们整齐地站成一支支小分队。每个小分队,分别由两位老师护送。

  “为保障安全,按照要求,老师护送必须一前一后。”不远处,陈文豪和缪梅夏穿着志愿者服装,认真观察着。他们是金鸡亭社区关工委的“五老”志愿者(离退休老干部、老战士、老教师、老专家、老模范)。他们口中的要求,来自《金鸡亭社区托管班考核评比量化表》。

  这份考核评比量化表最早可以追溯到2009年。

  2006年,时任金鸡亭社区关工委常务副主任的王少彬发现,由于家长工作忙,每到放学,很多学生就没处可去,在路边摊吃饭,在公园吵闹,有的还抽烟打架。“大家看着都很心疼,就想办法改变。”在“自办托管”遇挫后,王少彬他们想到“曲线救国”——在金鸡亭社区大党委的关心支持下,对社区8家托管机构进行检查督导,解决好学生的校外托管问题。

  “两年后,渐渐有机构提出,那到底怎样才是规范。”王少彬说,制定考评标准迫在眉睫,他们便开始到处取经——去幼儿园学学托管标准,去鼓浪屿家庭旅馆看住宿标准,去大酒店看餐饮标准等等,列出了66条考核评比项目,制定了一张考核评比量化表。经过四五年的实践,目前精简为50条考核项目。“很多项目,各家机构都能做到,就删去了。”王少彬举例说,如机构都能保证开办距离在200米以内,灯光充足等。

  该表从学习环境及条件、午托管理、经营管理、消防安全以及应急管理设施等方面做了规定,涵盖了师资配备、经营场地、学习场所、午休设备、学习设备、规章制度、辅导老师、厨房设备厨师、厨房卫生、同学就餐等14个方面,事无巨细地提出50条具体要求,并写上分值。“每条达标才能拿相应的分数,没做到反而要倒扣分。”社区关工委的许国荣介绍,合格(80分)需要努力达标,但优秀(90分)更要规范管理。

  “洗手了吗?”“好吃吗?”饭点到了,陈文豪和缪梅夏所在的小组,先后对两家托管机构进行抽查——不仅要看饭菜是否热乎、菜谱是否有四菜一汤,检查餐具是否消毒、煮饭阿姨是否戴口罩,还要询问孩子们好吃不、餐后是否有水果,保证孩子们吃得健康安全。

  “他们都是实实在在地检查、考评,非常认真。”学田教育的老师庄艳琳,也是该社区的居民、学生家长。“看着他们公益监督检查,坚持了12年,我也很感动。”

  而这只是日常的巡查,金鸡亭社区的小学生校外托管监管,还有每周检查、每月督查评分、半年考评和年底总评。每月17日,他们还会定期召开托管班监管工作例会。社区党委书记丁金萍,兼任社区关工委主任,更是全程参与。“社区党委、居委会每年都将托管工作列入工作计划,纳入精神文明建设、社会管理创新工作内容。”她说,金鸡亭社区小学生校外托管机构监管的模式早已形成了“家校社三位一体”的成熟模式。

  金鸡亭小学副校长周荣娟参与了7年。“一次提出整改意见没用,那就提两次三次……老人们很有爱心、耐心,而党员老师作为家长和托管班中间的纽带,所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则更直接有效。”在她眼里,社区的托管机构越来越规范,也形成了良性竞争,就连收费标准都趋于统一。“每次碰头会上,大家各抒己见,形成一股劲。” 

  3月7日,金鸡亭社区将召开2017年度托管班监管考评总结会。这个考评总结会,学生家长代表也会参加。因为,他们是监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届时,社区将为合格托管机构授牌。合格、优秀的托管机构,会被学生家长传开,影响着托管机构新学期的招生情况。据悉,去年一家不合格托管机构因招不到学生而停业。

  (新媒体编辑:李佳)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