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跳“巢”了:保姆“出走” 不少家庭陷入焦虑 2018年03月07日

channelId 1 1 2 1e134f221e064b6cba00acc2fc1e6876
联播
视频简介

保姆跳“巢”了:保姆“出走” 不少家庭陷入焦虑

  过完年,多数人都恢复到了日常的工作、生活中,但有一些家庭却因为一个角色的缺失,乱成了一锅粥,这就是家里的保姆,而在春节过后,想要寻找到新的保姆也有些难,不仅彼此相中不容易,这服务的价格有时又要多几百块钱。类似的现象在这些年的春节后几乎都会上演,那么,今年的行情又是如何?难倒这样的现场真的要成为常态吗?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关于保姆跳“巢”的这件事。
  市民徐先生是双职工家庭,夫妻俩都比较忙,女儿出生这一年多,家里一直都请保姆来照顾。春节前,徐先生还特意给保姆包了一个红包,就是希望她年后能及时返工,可没想到,徐先生一家的希望最后还是落了空。


  市民 徐先生:春节假期她休息完了之后,上了个周末,然后她又说家里有事情,又急着回去,回去完了之后,她说没有办法回来。
  盼不回“旧人”,徐先生一家赶紧四处联系家政公司,物色新保姆。可一问价格,徐先生的心又凉了半截。
  市民 徐先生:2017年年底的时候,她(保姆)调了一次价格,大概到了(每月)五千八,现在一些保姆市场给我们开的价格,可能都是比年前,增幅要百分之二十,价格低的保姆在技术,或者在带孩子的经验方面有些欠缺,比如像我们找好的保姆的话,我们的经济压力又会很大,非常难啊,现在找保姆。      
  “年前用心讨好,年后费心寻找”,其实和徐先生一家有相似经历的家庭不在少数,这样令人措手不及的变故,让很多依赖保姆的家庭陷入焦虑。即便保姆按时回来了,可能还得面临着加薪等问题,也会增加一个家庭的经济负担。
  【市场繁荣 保姆换“巢”寻找新起点】       
  那么这个时候,保姆们又是怎么想的呢?
  上午9点半,孔雀河家政的保姆市场里熙熙攘攘,这边前来求职的保姆们交流着经验和行情,那边客户打来的咨询电话也一刻都没有停过。
  来自龙岩的胡大姐和几个姐妹一早刚到厦门,行李都来不及放,就赶来了保姆市场。
  家政从业人员 胡大姐:(您也做了十多年了吗?那您今天是想来换的吗?)对,(雇主)去住院,让我去医院里照顾他,我就不喜欢去。(大概是什么时候不做的,年前吗?)年前,都要做到春节嘛。   
  巧的是,和她一起来的几个姐妹,也都是过完年准备换下家的,不过,她们都有各自的理由。有的是因为自己的家庭原因,有的是想换一个城市试一试。
  家政从业人员 郭大姐:刚开始的时候,我儿子叫我回去给他带小孩子,就辞职了,辞职正月回去了,他又说妈妈你自己(工作),我自己带吧。(然后你就又回厦门了?)对对。
  家政从业人员 张大姐:龙岩工资比较低,厦门他们说(每月)有四千多元,我下来看一下。  
  虽然大家都有自己的考量,但胡大姐和姐妹们也坦言,之所以都选择年后跳“巢”,是因为年后价格普遍上涨,她们能有更多选择的空间。
  家政从业人员 胡大姐:(年后会不会价格比年前高一点?)那高一点。
  家政从业人员 郭大姐:(之前每月)三千多块、四千块。(这次来希望找到多少钱的工作?)那当然希望高一点了。


  【年后家政市场火爆是常态】
  雇主们的焦虑和镜头里胡大姐们的坦然、乐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很多人对保姆过完年就跳“巢”的行为不满,对持续走高的薪酬不解,但实际上,决定这一切的不仅仅是市场的供需关系,越来越成熟的家政市场,也让曾经埋头苦干的保姆们有了更多的想法。也许,要化解这场年后的“保姆焦虑症”,雇佣双方都得换个角度,重新考虑一下。
  在孔雀河家政的保姆市场里,这样热闹的场景,从元宵节过后就开始了。现在每天来求职的人数超过两百多人,签约成功的长、短期雇佣关系超过六十单,这是年前市场难以相比的。
  孔雀河保洁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 张旭:像这个情况大家会不会觉得是保姆需求热,其实这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因为你比如从月嫂来说,春季和冬季是一个生育高峰期,还有一个情况像春节前后,保姆、雇主回家探亲、休假等等可能都会造成家里的缺失,(保姆)挑选工作岗位,所以就造成了需求两旺的景象。  
  当然,年后家政市场的价格涨幅也很明显,虽然不同技能水平的保姆对薪资涨幅的要求不一样,但基本上,每月上涨几百元,算是打底的了。
  孕育年华总经理 林丽霞:还是这种供不应求的状态,导致春节过后,这个价格会增长,增幅的话现在是百分之三十,回落的话,我认为回落百分之十五是可以的。   
  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再过两个月,家政市场的价格会有所回落,但因为供需关系的长期影响,保姆的薪酬这几年一直呈现稳定上涨的趋势。按当下的平均行情来看,刚刚入行的保姆,每个月的薪酬在三千元到四千元之间;经验相对丰富的,每月至少可以拿到五千元;而家政行业中的佼佼者,每月的薪酬已经超过七千元,个别人甚至可以拿到一万元。这样的价格,在社会上引发了不少的争议,而更让人不解的是,在“涨价”的同时,保姆们的稳定性并没有得到保障,甚至跳“巢”的现象比以往更普遍。而这背后的原因其实有很多。
  孕育年华总经理 林丽霞:随着内地家政的兴起,内地雇主需求量的增加,导致一些阿姨她也愿意就近去就业。
  孔雀河保洁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 张旭:现在她可能会考虑平衡家庭,个人的身体这些因素,也不是说她不回来是为了竞价,这一块我觉得保姆必然是走向职业化的道路,之前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家务工作,现在保姆她也会觉得,我要有自己的休闲时间。     
  【保姆变了 雇主也需要改变】
  业内人士表示,一个行业发展久了,壮大了,一定程度上也在增加着从业人员的自信心,给予他们更多的选择空间。其实保姆们根据薪酬或是工作环境选择跳“巢”,和其他行业的人更换工作一样,都是一种正常的现象,只不过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对保姆的依赖更多,冲击也更大。作为雇主,首先要客观了解市场的变化,合理选择和对待雇佣关系;其次,选择正规机构,签订劳动合同,在价格和期限上达成协议,也是保障自身权益的有效方式。
  孔雀河保洁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 张旭:工作时间要谈好,薪资待遇包括薪酬的晋升,包括她的培训,包括她的年终奖,雇主可以参考企业管理员工的方式,对他进行管理,我相信这种说到明处的事情会更好。   
  (新媒体编辑:汪珉钰)

热词: 保姆 跳巢 家庭 陷入焦虑

860010-115802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