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房主的卖房经历:房子没了 我们反而欠下一大笔债 2018年03月29日

channelId 1 1 2 3ed4667b2fb6489ab80e830d3359ac25
联播
视频简介

四位房主的卖房经历:房子没了 我们反而欠下一大笔债

  房子对于大部分的家庭而言,应该是最最重要的资产了,一套房子往往需要一个家庭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打拼。当房产增值的时候,一些刚需家庭可能会以小换大,也有一些人会选择卖房变现,但是您见过有人把房子卖了以后,不仅卖房的钱没拿到手,反而背上了一身债吗?最近我们栏目就接到了四位卖房者的投诉,他们正在经历的就是这样荒诞的事情。

  卖房者 韩先生:我们的房子出售之后,不仅售房款没有拿到,还反欠了80万巨款,还有高额的利息。

  卖房者 郭先生:就是我卖完房子以后,反而欠了150万元。

  卖房者 陈先生:我们都是把房产委托给丹厦房产,他们业务员介绍我们去了丹厦旗下的一房金融公司,一房金融的风控失控了。

  卖房者 陈先生:他现在要起诉我们。

  这四位卖房者原本并不相识,但眼下,他们却陷入了几乎相同的困境中。这一切还得从去年底说起,当时四位卖房者先后找到了丹厦房产的禹州大学城店和国贸金沙湾店,虽然门店不同,但是最后他们却遇上了同样的买家——邱先生和林先生。

  卖房者 韩先生:他们找来的客户自称是投资客,在丹厦中介的斡旋之下呢,我们就达成了一个房产交易的买卖合同,我的这个房产他们愿意以282万元的价格买下。

  价格谈妥了,11月7日,在丹厦房产中介人员的撮合下,买家向韩先生支付了3万元的定金,但是买家却告诉韩先生,他们名下有多套房产,暂时被限购了。不过他们正好有一位无房无贷的朋友——陈某福可以来代签这份购房合同。韩先生同意了,当场就和陈某福签下了合同,但这时候买家又提出了另一个棘手的问题。

  卖房者 韩先生:这两位投资客他们又声称,他们的资金周转困难,这个时候丹厦他就提议说,可以先由他们旗下的一房金融公司,先垫付这80万元(首付款),之后由这两位投资客自行还给丹厦的一房金融公司。(一开始有质疑过吗?还是听到的时候就觉得是可行的。)是可行的啊,因为钱是投资客借的呀,据他们(投资客)说,有200万的款马上就到,就可以补上这个漏洞,补上漏洞这个问题不就解决了吗?(听起来好像跟您没有什么关系。)对对对,很合理。

  虽说实际上是买家向金融公司借的钱,但丹厦房产的业务员表示,韩先生和妻子也要以“借”的名义,才能拿到金融公司垫付的那80万元首付。于是第二天,韩先生和妻子在丹厦房产业务员的陪同下,在一房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签下了包括《借款合同》、《同意抵押承诺书》、《存量房出售独家委托代理声明》等14份协议,韩先生当时拍下了这些协议,但奇怪的是,韩先生提供的这些照片里,除了他和妻子的签名、手印之外,合同的其它地方全是空白的。

  卖房者 韩先生:拿了一堆空白的合同给我们签,当时我们也觉得有点奇怪,他们说你先签,签了他们(投资客)可以再签,这样可以节约时间,我们当时还感谢他,还以为他为我们着想。

  在业务员的催促和劝说下,韩先生和妻子再次选择了信任,一口气签完了所有合同。之后,金融公司的工作人员于某就带着他们办理了委托书的公证,内容是由于某办理房产出售、出租的相关事项。第二天,韩先生的账户上就收到了80万元的首付款,不过,转账的账号是于某的个人账号。钱到手了,韩先生的疑虑又减轻了,按照合同的约定,紧接着他就和买家找来的委托人陈某福去办理了房产过户手续。

  卖房者 韩先生:按照我们的理解,过完户以后,这个房产证至少是由一房金融公司他们控制着(要求投资人)去办贷款,贷款办下来去还我们的尾款,但是后来事情完全不是这个样子的,去年12月15日,一房金融就打电话过来,他就说这两个炒房客是诈骗犯,骗了我们的房子,之前他们从丹厦借来的80万,他们也不还了,那当时借款手续上你们是借款人,就是要我们来还这笔钱,当天于某就以她个人的名义,把我和我夫人起诉到了思明区法院,要我们偿还当时丹厦垫资给炒房客的第一笔购房款。

  事情听到这,韩先生的卖房过程已经比较清楚了,另外三位卖房者和他的遭遇基本相同。我们通过大屏幕再给大家梳理一下,从目前的购房合同上看,四个卖房的人已经把房子卖给了四个不同的人,但是这四个人背后真正的买家,是邱先生和林先生,他们只是邱先生和林先生找来的“委托人”。这里我们又看到,四个卖房的人和邱先生、林先生之间还隔着丹厦旗下的一家公司,也就是这个“一房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也就是他们让房主签了一堆的空白合同。按照正常的理解,卖房的人觉得,房屋的产权证应该是在一房金融那里押着的,等买家付完购房款以后,产权证才会给买家。但是,几个卖房的人都没有想到,在购房款还没有收到的情况下,他们的房子没了。

  这是韩先生提供的14份空白协议,协议里除了韩先生和妻子的签名,没有出借人、借款人等相关的信息。这是问题爆发后,一房金融提供的其中一份完整版的《借款合同》,其中借款人一栏写着韩先生妻子的名字,而出借人一栏则填写的是一房金融的工作人员于某,也就是说,从合同上看,韩先生收到的80万元首付款,实际上变成于某个人借给韩先生的钱。至此,于某就成了韩先生一家的“债主”。另外三位卖房者也是这样欠下了80万至200万元不等的债务。

  卖房者 陈先生:(他们以什么理由跟你要回原来给你的钱呢?)丹厦房产和一房金融的人就说,当时放款给你的这个账户,确实是有这个(借款)的行为,然后他们现在以个人的名义来告我们,而不是以公司的名义来告我们。

  细看这份《借款合同》,买家邱先生和他的委托人被写在了担保人一栏里,除了连带责任还款保证外,没有体现其它的还款细则。

  回想起当时签订这些协议的经过,四位卖房者都表示一房金融曾经告诉他们,这些借款协议都是“例行手续”,虽然房子过户给了买家,但是新的房产证会在公司的手上,他们会以此要求买家及时偿还这些房款,不可能让几位卖房者来承担风险。可事实上,一房金融对风险的把控,并不如他们所承诺的那样。

  卖房者 陈先生:10月24日第一套去办过户的,到11月10日第二套去办过户,11月14日第三套去办过户,一直到我这套11月24日去办过户的,他们给我们的说辞都是一样的,就是说去办过户的时候,投资人委托的经办人给他们讲,我没钱交税了,你们先走,我们过几天再来交这个税,结果等丹厦房产和一房金融的人前脚刚走,后脚投资客委托的经办人就把这个税给交了,交了之后就意味着可以拿到新的的取件单,拿到新的取件单意味着一个星期之后他可以拿到新的产权证。(第一次犯这种错误还情有可原。)还可能是失误。(但是他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连续犯了四次相同的错误。)对对。(还是说他给你们四次的说辞是一样的。)一样的,说辞是一样的。

  虽然一房金融表示他们也是上了买家的当,但一个月的时间内,在同一个买家身上犯四次相同的错误,一房金融的说辞让四位卖房者难以接受。眼下,他们了解到,买家邱先生和林先生已经拿着新的产权证去银行等金融机构办理了抵押贷款,但却没有来偿还约定好的购房款。

  卖房者 郭先生:我特别感觉到寒心的或者恐惧的一点就是,我作为一个房东,我有一套房子,为什么进了你丹厦之后,你左手把房子卖掉了,右手还要把我房款拿走,这个房子到底是谁的,我是2013年买了这套房子,辛辛苦苦做了四年房奴,四年房奴,最后我啥都没有了。

  卖房者 陈先生:(您现在名下有几套房子?)没了,就这一套。(那没了。)没了。(那手上的卖房款也即将没了?)对,如果这样子下去,我什么也都没了。

  折腾了一圈,最后竟然是房、财两空,房主的经历匪夷所思,但更让他们发愁的是就在眼前的几十万、上百万元的高额债务。要怎么才能摆脱这些债务,怎么才能让真正的买家来付清房款?要想找到解决的方案,还是得重新回到丹厦房产。昨天(28日)上午,韩先生再次和丹厦房产、一房金融的负责人以及买家之一的林先生见了面。

  在丹厦房产行销策划有限公司位于长青路上的总店,韩先生再次见到了买家之一的林先生,对于自己理应偿还的购房款,林先生并没有推脱,他态度诚恳地表示自己一定会如数支付。

  买家 林先生:我跟他们(一房金融)说,你们不要去找房东,钱是我们借的。(那他们有听你的吗?)自始至终我们谈不下来,那是因为他一直在主张他的立场,那个确确实实是实话,但是为什么没有走到我们原先拟定的那个路线上来,确实是我跟邱先生之间(问题)。

  按照林先生的说法,他本来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和邱先生合伙炒房赚钱的,但最后两人却闹了矛盾,现在他即使有心偿还约定的房款,也拿不出钱来。

  韩先生对话林先生:那176万(贷款)现在在谁手上。(这种事情我就不想去说了。)11月10日(过户)我记得清清楚楚,然后11月22日就(贷款)出来176万,那你能够说你没有80万去还一房金融的80万吗?这个说不过去啊。(当时的状况是这样子,这176万是花去买房子了,买其它房子了,其它房子说实话现在是有,但是我没有掌控啊,不知道你们这样明不明白。)

  既然林先生承认,他确实是拿着新的房产证去办理了贷款,那么真如当初一房金融的人所说的,四本房产证都是他骗来的吗?在场的还有丹厦房产的一位陈姓负责人,我们向他提出了疑问。

  丹厦房产陈姓负责人:是同一个时间买的。(但是是不同的时间过户的啊,第一天出了事情你们就应该要警觉,怎么会这样操作呢?用同一个手法在一个月之内,把四套房产证都拿走了。)

  买家 林先生:我就保持沉默,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说,因为各自有各自的立场,各自有各自的原因,里面可能是有各种(原因)的。

  随后,陈姓负责人找来了一房金融的一位郑总监,韩先生尝试着通过她理清自己头上的80万元债务。

  韩先生对话郑总监:郑总监,我们4月2日马上就要开庭了,你能不能先撤一下诉啊,这对我们不公平啊,这你们也知道的,实际借款人是林老板,不是我。(说实在话我们也不想走到这一步。)但是于某不仅跟我签的是借款合同,还是空白的。(空白不空白我们现在也不知道,因为我们给律师的材料是完完整整的,我也没有说绑着你的手签,合同是公开给你们看的,看了也是公开跟你签,现在不去讲这些东西了。)那我应该是找一房金融借的,怎么会是找于某借?(本来我们这个就是资方啊。)什么叫资方?(后面有金主,我们所有都是金主出钱的,因为金主的款是给她的啊,不是我搞成这样,是你合同签成这样。)

  那么作为签订合同的当事人,于某会怎么回应呢?记者拨通了于某的电话。

  记者对话于某:你好,是于某吗?(是的。)我是电视台的记者,喂,喂。(电话被挂断)

  买家还不了钱,债主又不松口,沟通陷入了僵局。不过,买家林先生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原来韩先生也向法院起诉了他,并冻结了他名下的一套房产,林先生希望“解冻”这套房产,这样他就可以拿着房子再去办贷款,并且承诺这一次拿到钱后他会第一时间来还清购房款。

  韩先生对话林先生:我名下的房子也被他查封了,现在要变现,无非就是房子,那现在房子处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律师告诉我,就算两套房子都拍卖了,也资不抵债,这个你也明白,你自己那套房子已经贷出了219万,那去掉你的贷款也就剩下几十万了。)你这样说是没有错,但是现在怎么说,只能搬钱过来,这个现在确实是有些困难。(如果我去撤掉,你这个钱拿了又不还给我怎么办?)

  这一次,韩先生没有再选择信任,而是希望林先生能通过实际的行动表达诚意,比如先去一房金融还掉80万元的首付款,但林先生却表示自己没有这个能力。韩先生退了一步,他拿出一张陈述整个事情经过的说明,希望林先生能够签个字,至少书面承认一下自己的还款义务。

  韩先生对话林先生:林老板你看一下,我有没有一点点夸张之词,如果你还有一点点良心的话,那就麻烦你签个字。(没事没事,包括一直在任何场合我都承认,这个逻辑没有问题。)没有问题是啊。(这样子,我问一下律师吧。)

  虽然大家的态度都很诚恳,但还是没有一个具体的解决方案。整个事情这样看下来,大家应该知道在这几个卖房的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大家或许会觉得这些房主太粗心,但是我们也都清楚,并不是每个房主都对卖房子的程序了如指掌的,所以,我们才会去寻求专业的房产中介机构的帮助。如果在这个过程中,中介没有把好关,那么卖房者的权益也就难以保障。眼下,韩先生和另外三位卖房者都在寻求司法的保护,同时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也已经介入调查。

  (新媒体编辑:王琳)

热词: 四位 房主 卖房 经历 房子

860010-115802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