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岛丰碑系列】抢滩登陆 2018年04月07日

channelId 1 1 2 51623e8f740d44d89d8f638e9f071d58
联播
视频简介

【鹭岛丰碑系列】抢滩登陆

  上期节目中,我们说到,在发动对大嶝岛的全面攻势之前,解放军第29军侦察连已经做了大量的情报侦察工作,获取了岛上的兵力部署情况和地形图。同时,当地百姓也积极拥军并踊跃报名参战,这给了从未有过渡海作战经验的259团全体指战员极大信心。解放大嶝之战,已经是如箭上弦。万事俱备,就等天公作美。

  十月上旬的厦门,如果没有台风,天气大多都以晴好为主。1949年的十月也不例外。然而,晴好的天气,对即将发动的渡海作战,却并不理想。因为这很容易暴露开阔地带上的进攻部队。为此,主攻部队初步将进攻时间安排在傍晚,并确定了涉海进攻的作战方案。作战方案上报后,很快得到军、师领导的批准。为了迷惑麻痹岛上守敌,259团还在同安沿海大张旗鼓地征集渡海船只,进行乘船渡海训练,造成采用船只运载方式渡海强攻的假象;与此同时,还动员沿岸渔民每天照常在海边捕鱼,炮兵每天傍晚向岛上开炮轰击,使敌人对我军的炮击由惊恐不安变为习以为常。

  涉海登陆之战定于10月9日傍晚发起。这天一早,空中就飘起了蒙蒙细雨,傍晚,大嶝岛上的云雾越发浓重,能见度极低,这正是发起战斗的大好时机。苍茫的暮色下,259团和251团二营兵分数路,疾速向海边开进。

  厦门文史专家 彭炳华:“由当地人当地的游击队员带路,这个选择海路徒步上去,那主要是分四路,那这个它要分散,这样子敌人杀伤才不会太厉害……所以你这个班为单位为作战单位这样子,它目标一小小得多。那我们从哪里登陆呢?我们从田墘这边上去,这边它这几个村子是面向我们大陆,那登陆上去你像田墘这个它比较平坦,那比较好过,那你就要底下就要开火压制它,那火力然后我们组织整个班上去,去冲啊,攀登啊,才能够爬上去。”

  由259团团长曹国平、政委李峰率领的二营在路口一举抢滩登陆成功,仅经过15分钟激战,四连就突破敌前沿阵地,攻占了路口,继而向田墘靠拢。由副政委兼政治处主任方征、副参谋长陈博指挥的一营,在登陆时被守军发现,该营冒着枪林弹雨,利用堤岸陡壁的死角,搭起人梯攀上崖头,在上蟳窟打开突破口,迅猛向纵深推进。

  10日拂晓,一营攻占双沪北侧高地,会同在嶝崎抢滩登陆的第251团二营攻占了双沪。随后,曹国平、李峰指挥一营、二营挥戈南下,会攻位于东南角阳塘的敌四十师师部。守敌利用地形构筑了参差错落的地堡群,组成了严密的交叉火网,杀伤并阻滞突击部队前进。由于爆破筒和炸药包在涉渡海湾时被海水浸湿受损,登陆突破战斗中又消耗了一部分,剩下的不足以很快摧毁这些地堡群,双方打成相持状态。

  早晨6点多,从金门岛赶来增援的国民党第十八军十一师三十一团陆续抵达大嶝岛。守敌见援兵到来,开始实施反扑。进攻部队陷入胶着的苦战。

  厦门文史专家 彭炳华:“因为我们是徒步过海去作战,所以我们带的弹药也不多,到那时候我们弹药也差不多完了。在这个情况下,你如果不把敌人一口气把他赶下海,你就麻烦,所以我们当时就斗智斗勇的话,你比较勇敢,敢于拼刺刀的话,你要想办法让敌人上当,所以当时我们就那个有带有炮兵、步兵有一些炮官,他几门小炮小钢炮,迫击炮。这时我们就只剩下几发炮弹。我们就开火就打这个阵地前沿,那这种态势会给敌人造成一种我们马上要发动总攻的一种错觉,他果然就上当了,以为我们要总攻了,其实上我们没有子弹快完了,我们哪里能够总攻,所以他就慌张了。”

  果然不出所料,佯攻的几发炮弹落地开花后,竟然打乱了守军的阵脚。守军指挥部率先向东海岸撤离,企图趁夜间退潮时涉水逃往小嶝岛。曹国平当机立断,下令各连吹起冲锋号,向敌发起猛攻。守敌全线溃败。全团乘胜追击,二营攻克麦埕、坑尾、东蔡,三营、一营攻占阳塘西侧的高地。接着,各部队向阳塘敌第四十师指挥所发起总攻。经半小时激战,攻占了阳塘,除敌副师长率一部逃至小嶝岛外,其余全部被歼。至此,大嶝岛宣告解放。在整个登岛作战中,有300多名解放军指战员壮烈牺牲。

  驻守大嶝的敌军有3个团的兵力,全美式装备,天上有飞机、海上有军舰。而我军只有4个营的兵力。战后,第二十九军首长致信祝贺解放大嶝岛的胜利,贺信中说:“你们以英勇神速的动作,配合兄弟部队冒雨夜涉海水,在27小时内攻克大嶝岛,歼敌1200余人,创金厦战役越海作战首战胜利。消息传来,全军鼓舞。”

  (新媒体编辑:王琳)

热词: 鹭岛 丰碑 系列 抢滩 登陆 鹭岛丰碑

860010-115802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