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岛丰碑】——军事禁区下的神秘交通站 2018年04月28日

channelId 1 1 2 be183a0a85dc490b82fd1769915ad5a4
联播
视频简介

【鹭岛丰碑】——军事禁区下的神秘交通站

  前面的节目我们介绍过,1946年,中共闽中厦门工委在开元路励志路1号的妙法林寺成立。闽中厦门工委一方面在厦门组织党建学习班,开展一系列的革命活动,另一边负责进行闽中四县莆田、仙游、惠安、福清等地的情报搜集与传递工作。中共闽中厦门工委的成立,为厦门的地下斗争打开了新的局面。而为了党在农村的工作顺利进行,保证来往同志的安全和食宿便利,工委决定在厦门与泉州之间建立一个交通站,作为开展农村工作的指挥部和接送往来同志的可靠据点。那么,这个交通站应该设置在什么地点才能保证其安全,交通站设立后又发生了哪些惊心动魄的故事呢?

  福建省的闽中区域,是连接闽西南与闽东北的一条关键沿海走廊地带,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为了可以给往来闽中区域的地下党员提供中转休息的交通站,厦门闽中工委分析认为,厦门高崎一带临近海边,地形地势很好,便于进出岛之间的联络。而且我党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在高崎活动过,当地群众对党有一定地认识,易于开展相关工作。因此,高崎拥有了建设一个可靠交通站的一切优势。

  厦门大学军事教研室主任 谢素蓉:1946年7月,共产党员梁明富和林金妙被介绍到高崎的私立小学岐山小学工作。当时梁明富是担任校长,林金妙是担任教员。经过半年多的工作,他们基本在当地扎下了根。还团结了一大批进步地同志,其中就包括林水芋。1947年2月,林水芋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且担任了高崎地下交通站的负责人。交通站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密切联系当地群众,这样进而来控制国民党的基层政权。这对交通站的安全以及地下党活动的保障都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当时,国民党基层政权的控制主要采用保甲制度,也就是十户为一甲,十甲为一保,十保以上为乡镇。分别要选出甲长和保长。当时,通过群众的推选,林俊担任高崎村的保长。林俊出身贫苦,为人正直,在村里有一定威望,如何将保长发展为自己的同志,对中共地下党在高崎的活动至关重要。

  作为国民党的军事重地,高崎村周边一直驻防了大量的国民党军队,不仅对当地人口严格监控,更对外来人员盘查仔细。中共地下党在敌人眼皮底下进行革命活动,可谓危险十足。此时,得知林俊当选为保长,高崎地下交通站的负责人林水芋经常和林俊进行接触。林俊其实一直对国民党的统治心生不满,所以他很快便成为了一位“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国民党保长。

  厦门大学军事教研室主任 谢素蓉:保长一般都是本地人,他对村里的情况,包括人员的来往都很熟悉。有一个陌生人出现他都会知道情况。经过团结过来的保长,他们去开会还会带来不少消息。以及会议的情况。当时国民党的保甲制度是要求有身份证的,保长多拿几张,也能保证往来同志的安全。包括林水芋经过党的决定担任了保队副,如果有重要同志要护送,他就是“护身符”,保证一路平安。所以除了交通工作以外呢,为了保障地下党的活动在国民党的眼皮底下能安全进行,当时还想了不少方法跟他们作斗争。比如说,有重要的活动的时候,保长和保民代表就会去要塞司令部请他们军官打麻将,避免他们到村里面去活动。平常也和他们“搞好关系”,避免他们到村里找麻烦。

  1947年到1949年期间,高崎作为闽中工委的地下交通站之一,先后接送过当时在闽中区域开展革命活动的郑种植、傅维葵、张其华等同志,从未发生过任何事故。在完成交通任务的同时,高崎交通站还承担了刻印学习材料和宣传品的任务。中国共产党能够在与国民党反动派的斗争中取得最终胜利,靠得不仅是在前线跃马扬鞭、挥斥方遒的战士们,还有许许多多地下党员们的默默无闻地付出。我们不能忘记他们。

  (新媒体编辑:蓝晓燕)

热词: 鹭岛丰碑 军事禁区 神秘交通站

860010-115802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