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数字创意产业涌现领军企业 大片幕后藏着厦门造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22日 09:47 | 来源:厦门日报


  我市数字创意产业

  涌现一批领军企业

  Base FX厦门基地

  2014年在观音山商务区设立分公司,曾参与制作《变形金刚4》《长城》《捉妖记2》《侏罗纪世界2》

  西基动画

  最早落户厦门软件园的台资企业之一,曾参与制作《驯龙高手》《绿灯侠》等脍炙人口的动画

  甚妙动漫

  厦门本土成长起来的企业,曾参与动画片《三只松鼠》、动画电影《年兽大作战》等多部知名作品的制作。

  华强方特厦门文化产业园

  华强方特集团的第二总部,《熊出没变形记》的不少工序就是由华强方特厦门文化产业园承担。

  厦门软件园

  涌现出了咪咕动漫、吉比特、飞鱼科技、4399、极致游戏、翔通动漫等一批业界领军企业。

1

  火热的暑期档来了,记者了解到,《侏罗纪世界2》等今年暑期档上映的大片背后都有厦门故事——Base FX厦门基地参与其部分特效制作。

  在国内CG(计算机动画)行业,Base FX是一家绕不开的公司。它曾三度斩获艾美奖,两次获得奥斯卡最佳特效奖提名。大家熟悉的《美国队长2》《变形金刚4》和《星球大战7》等顶级商业大片的特效制作都由该公司参与完成。2014年,Base FX落户厦门,在观音山商务区设立分公司,《变形金刚4》《长城》《捉妖记2》《侏罗纪世界2》等大片的特效制作就有部分出自Base FX厦门基地。

  我市还拥有西基动画、甚妙动漫等在CG行业的优秀企业。其中,西基动画是最早落户厦门软件园的台资企业之一,曾参与制作《驯龙高手》《绿灯侠》等脍炙人口的动画;甚妙动漫是厦门本土成长起来的企业,曾参与动画片《三只松鼠》、动画电影《年兽大作战》等多部知名作品的制作。此外,华强方特厦门文化产业园是华强方特集团的第二总部,今年春节上映、创下了一系列国产动画电影票房纪录的《熊出没变形记》,有不少工序就是由华强方特厦门文化产业园承担。可以说,我市在CG制作方面已有一定积累,为今后的高质量发展夯实了基础。

  数字创意产业是我国“十三五”期间重点发展的新兴产业之一,目前我市数字创意产业呈现出多点开花的蓬勃发展态势,除了CG制作这一细分领域,我市积极培育动漫游戏、短视频与直播、IP与泛娱乐、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等一系列新业态、新模式,努力打造新的经济增长点。作为国家动画产业基地,厦门软件园将数字创意产业作为重点发展的产业之一,园区已涌现出了咪咕动漫、吉比特、飞鱼科技、4399、极致游戏、翔通动漫等一批业界领军企业。

  解密

  Base FX厦门基地制作人员讲述工作细节

  几十秒特效 耗时一个月做完

  苏鹏(左)和高景磊参与电影《捉妖记2》的特效制作。

苏鹏(左)和高景磊参与电影《捉妖记2》的特效制作

  波澜壮阔的太空美景,残酷激烈的恐龙大战,躲闪子弹的慢动作……一帧帧令人震撼的镜头,离不开CG(计算机动画)技术的运用。Base FX是业界知名的特效公司,2014年落户厦门。《变形金刚4》《长城》《捉妖记2》《侏罗纪世界2》等大片的特效制作就有部分出自Base FX厦门基地。

  【他们的团队】

  大家坐在一起工作,以便交互反馈

  推开Base FX厦门基地办公室的大门,十多张摆放电脑的长条桌依次排开,电影特效所需的元素散落在各台电脑中。其中,一台电脑屏幕上显示着一块绿布上的人影——那是工作人员在进行抠像。

  办公室的另一侧,是动画团队。2016年,Base FX在厦门成立动画基地,眼下,团队正紧锣密鼓地创作公司第一部3D动画电影《许愿神龙》。据动画团队运营负责人程越倩介绍,厦门基地目前一共有217名员工,动画电影的艺术家、制片和技术人员加起来就有147人。

  “动画团队采用的是全流程的工作方式,《许愿神龙》这部电影,除了故事板等前期工作在美国公司制作之外,其他的生产都在厦门公司完成,所有环节加起来多达15个。”程越倩说,由于动画电影涉及每个环节和上下游的传递,所以流程管理标准化是最大的特点。

  坐在动画团队前排的黄慕洲负责镜头预演,他形象地解释自己的工作:“整个部门好比一个后厨,有人配菜,有人炒菜。”

  特效团队制片经理苏鹏也很赞同黄慕洲的看法,她说:“我们的工作氛围非常开放、平等,大家都是坐在这个大通间里工作,这样有助于交互反馈。”

  【他们的坚持】

  为表现“穿云”镜头,亲自坐飞机体验

  救女心切的男主角凯德来到女儿被困的飞船,他越上操作台,滑动机关,随即白光闪烁,烟雾升腾。这一出现在《变形金刚4》第90分钟的镜头,是厦门Base FX合成项目主管高景磊印象深刻的作品之一。虽然前后只有几十秒,但整个流程做下来,耗时长达一个月。

  “就拿观众看到的烟雾来讲,我们加了20多层不同层次、不同细节的烟。”高景磊说,“这个镜头的画面多达五百多帧,为的是给观众极致的、真实的视觉体验。”

  那些走心的特效,往往源于对细节的坚持。苏鹏记得,《长城》中有一个镜头需要表现怪兽穿云的冲击力,怪兽穿云是什么样的?大家没有概念,项目总监就干脆坐趟飞机认真观察飞机穿云的景象。

  又比如,为了让《美国众神》中卷发和碎玻璃夹杂在一起的镜头真实可感,团队特地找来公司里两位有类似卷发的女生,拍摄素材反复修改,最终电影上映时,用的正是团队制作的特效镜头。

  【他们的“职业病”】

  看到电影画面,马上脑补制作过程

  CG从业者可不是“技术宅”——这是一个需要“技术和艺术两条腿走路”的职业。工作之余,高景磊坚持阅读摄影名家的作品,看构图、看色彩表现。黄慕洲的大脑则如同一个影片库,谈到喜欢的电影,他可以调出剧情,阐述镜头的应用,甚至指出背景音乐响起的时间。“这是习惯,或者说是种职业病。”黄慕洲说。

  苏鹏说,自己看电影时,喜欢分辨哪些场景是特效,看到高耸的悬崖、逼真的怪兽,会脑补画面背后的制作。“如果哪个画面边没修好,一般也都能看出来。”

  影厅散场,苏鹏会留在座位上,静待演职员的滚动字幕——这是属于幕后人员的“彩蛋”。“看到自己名字的那一刻,成就感油然而生。”苏鹏说,“这是从事这行的幸福时刻。”

  手记

  以项目引才

  解决人才瓶颈

  值得注意的是,人才缺口依然是制约我市CG行业发展的瓶颈。甚妙动漫创始人庄一平告诉记者,高端人才缺乏是多数企业面临的难题,一个多月前,公司还特地到北京某培训机构招募人才。

  到培训机构揽才,多少也反映动画人才培养上的问题。记者了解到,许多动画院校在专业课程体系建设上较为滞后,学生毕业后往往缺乏项目经验,有志于进入这行的学生往往会在毕业后到培训机构再学习。对此,多位业内人士建议,应加强校企合作,使课程与实际需求接轨。

  对于如何解决人才荒,Base FX副总裁谢宁的看法是“以项目引才”。“厦门拥有很好的产业基础、生态环境,它就像一个好的花盆,好项目是花,我们把花栽到花盆里,就能对国际化人才形成吸引力。”谢宁说,Base FX正致力于以优质项目将国际化CG人才引入厦门,再由这些人才带动本土人才的成长。

  (新媒体编辑:李佳 黄岚)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