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城市困境少年:救助工作探索创新 切实帮助困境少年 2018年07月13日

channelId 1 1 2 4ba38b27d8d145f1b8fc550b3c987af0
联播
视频简介

关注城市困境少年:救助工作探索创新 切实帮助困境少年

  离校离家 未成年少年独自漂泊

  当父母的都希望孩子好好读书,长大了成为有用有为的人,可是有些打工父母好不容易把孩子带到了城市,孩子却不肯好好读书,宁愿辍学流浪,成为“困境中的青少年”,那么这些困境少年,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做父母的又该注意哪些问题呢?

  小翁:我就感觉跟我老爸老妈在一起不适应。(怎么不适应?)他吃的东西跟我吃的东西不一样,我想吃好吃的,他们不一定能买给我。但是他们吃什么我就得吃什么,为什么别人的孩子能吃得好,我就不可以。

  今年15岁的小翁老家在贵州,6年前和父母来到了厦门,由于父母工作忙以及和父母之间的矛盾,小翁三年前就不再去学校读书了,也不回家住,他睡过公园、睡过大街,去年被民警送去了救助站。

  小翁:就是因为在外面跟一些不好的朋友做了一些坏事,那时候我不懂,他们带我出去。

  经过行为矫治,从救助站被父母接回家后,如今小翁又离开了家,他和朋友租房子住,靠打零工挣点生活费。而小翁身边的朋友也大都有相同的经历。

  小王(化名):(怎么不去学校了?)学校管得太严了,就不想读了。(那现在工作会自由吗?)现在工作还好,(工作好找吗)不好找。(为什么不好找)没满16岁。

  在湖里区后埔社,这家食杂店的老板蔡阿姨接触过不少的困境少年,蔡阿姨说这些孩子基本都是跟随父母从外地来厦门打工的,因为家庭教育的缺失和孩子的叛逆等原因,一些孩子就离开家在街头流浪,看着这些孩子可怜,三年来蔡阿姨经常煮饭免费给他们吃。

  蔡阿姨:(有几个孩子在你这吃)多的时候八九个。(不在你这吃 他们怎么办)去偷啊,去超市给人家偷。

  除了蔡阿姨,一些社工组织也开始走近这些困境少年,目前,社工们正与他们保持接触,通过不断地了解,后续为这些孩子提供引导和帮助。

  培善社工工作人员:我能接触得到的有40个,40个真正处于已经离校离家的状态,他跟我说过饿过两天两夜甚至三天的,捡垃圾吃的,都有过。最后没办法,那就突破那个(违法)事情,看到那个桌子上有个手机,看见有车子停在那边,拿个石头用衣服一包。

  救助工作探索创新 切实帮助困境少年;源头化解问题 家庭干预机制待完善

  对于这些困境少年来说,当离开学校和家庭之后,民政部门提供的救助服务可以说是帮助他们的最后一道屏障,孩子们在这里不仅可以解决温饱问题,还能够得到行为矫正教育,那么,实际救助的情况如何呢?我们继续来看记者的调查。

  从2015年起,培善社工组织开始接触城市中的困境少年。社工们说,他们目前已经接触到了约40个离校离家的孩子,这些孩子的年龄在12岁到16岁之间,大多数都是男孩,基本上都是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由于未满16周岁,孩子们找不到工作,可是他们宁可在街头风餐露宿,也不愿意去救助站。

  小翁:现在为什么不想去救助站?因为我觉得没有手机玩,我在外面习惯了,再去一个封闭式的,感觉浑身不自在,就很想出去。

  培善社工工作人员:这个年龄他们口中一直说要自由,要自由。我不能很明白这个自由,但我明白一点在孩子这个阶段,他们有冒险精神,这个冒险精神就好像他们所说的自由一样。  

  面对困境少年的抵触,救助人员尝试着走出去帮助这些孩子,在他们经常出入、聚集的地点,给他们送去物资和饮食,并尽可能地开展一些文化学习活动,再逐步引导他们进入救助站接受长期的服务;与此同时,他们也准备和社工组织合作,建立相对进出自由的模式,让这些孩子可以在救助站吃住,接受矫正,在专业社工的陪伴下,孩子们可以外出接触社会。

  市救助管理站站长 邹瑞清:跟一些社工机构或者社会组织做一些连接,机构提供街面的服务又引导他进站,他需要回到他经常生活的地点的时候,我们比较容易的让他出得去。出去以后又让他得到适当监护不脱离的情况下,做一些尝试。 

  培善社工工作人员:他们想出来找工作的时候,又可以不限制他自由,由社工一起带他去职业访问、职业培训。在这个基础上,如果能给他们一些发展的机会,好好引导他们找到一些合适的工作或者职业培训,这是更好的。

  尽管民政部门和社工组织为救助困境少年不断在改变,但是,他们坦言,帮助这些困境少年最好的方式还是要让他们回归家庭,而更理想化的是在这些孩子最初和家庭发生问题时,我们的社会能够做出响应,在初期介入帮助孩子和他的家庭,尽量减少这些孩子最后远离学校和家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的规定,监护人不得放任不管,或使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脱离监护单独居住。但是,对于家长监管不到位的违法问题,社会学者向记者表示,目前,我们还缺少可操作的惩戒措施,同时也需要建立相关的帮扶机制。

  集美大学政法学院社会学系副教授 巨东红:我们关于未成年人保护的立法已经不少了,一般来讲我们说这个立法重在落实,而且特别是家庭的教育,家庭的(教育)一定要跟上,社会的力量是可以被应用起来的。家庭教育这一块部分的功能,让我们外界来协助完成。

  (新媒体编辑:周铮澜)

热词: 关注 城市困境 少年 特区新闻广场

860010-115802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