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流域田野调查:工业污染源排查治理正在推进 2018年07月23日

channelId 1 1 2 ba4f51ebd56a4937a8feab9885a4dfa2
联播
视频简介

小流域田野调查:工业污染源排查治理正在推进

  今天(23日)我们继续沿着东溪,开始我们的小流域田野调查。在昨天的报道中,记者在东溪流域周边发现了一些威胁东溪流域水质安全的问题。除了这些农业污染,我们知道,工业污染也是影响水质安全的一大隐患,因此翔安、同安两区一直在不断推进对辖区河段工业排放的监管、整治工作,我们的记者也走访了东溪沿线的几家企业。

  新圩镇上宅村位于翔安和同安的交界处,东溪在流经这个村庄后,就将进入同安区境内。在这个村庄附近有一个银鹭污水处理厂的排水口,这个排水口排出的水,水质如何呢?我们决定前往现场一探究竟。

  在村中的一个水塘边,我们发现了一根直径30厘米左右的水管正在不断排水,出水量看起来还不小。不过这些水并没有直接进入下方的水塘,从外观上看,似乎也没有明显的污染。

  厦门绿水守护者生态环保中心志愿者 吴钟楷/记者 龚嘉:其实这个(水管的)水还没有进到这个池塘了,下面还有一根管。

  我们找到了附近的村民,得知这个水塘连通着东溪,而这根水管就是周边银鹭污水处理厂的一个出水口,排出的水,据说都是经过处理的。

  附近村民:(那根主管就是银鹭污水处理厂出来的水是吧?)对!(它那个是处理过的还是?)是处理过的。

  不过这个排水管下方的水塘,水质却并不好,一靠近就可以闻到异味,水塘四周到处是垃圾。我们在周边继续找寻,走了一会儿,我们就发现了一家汽修店,许多油桶,汽修设备被随意堆放在水塘边,地面上满是油污。而且在水塘周边,我们还发现了不少从居民家中接出来的排水管。

  记者:这边是属于生产的油污了,这边有一个排口啊,居民的生活用水下来的。(这边就是生活用水下来的水了?)嗯!(那这边我看还有很多油污?)油污就是上面修理厂的。(这个水塘的水是往哪里走啊?这个水塘还有接外面的溪流吗?)这个下去就是东溪了。

  我们沿着水塘的出水口,一路往上宅村走寻,发现沿路沟渠里的水质都不太好。

  厦门绿水守护者生态环保中心志愿者 吴钟楷/记者 龚嘉:这个不是从那个池塘流过来吗,然后这边是流入东溪,然后这边水色很浑浊,这边还有这种农业的袋子。(农业生产遗留下来的杂物比较多?)对,明显就呈黄色,状况挺不好的。 

  我们从市河长办了解到,目前翔安区已经在东溪流域展开了污染源拉网式排查,同时委托第三方机构对东溪南支流银鹭片区段西侧入溪雨水箱涵以及上下游两个雨水排水管进行溯源排查,发现错接错排管道16处,并有多处淤积,管道变形损坏等情况。接下去他们将尽快启动银鹭片区管网的提升改造工程,力争在8月底前完工。

  另一边,我们则沿着东溪走到了它的中游,拐进了一旁的店仔村。没走多远,我们就看到了一家石材厂。

  厦门绿水守护者生态环保中心志愿者 陈彦君:(这个石材厂看起来好像是已经拆掉了?)对,拆掉了,包括一些机器、设备,基本上都拆完了,如果说石材厂在运作的时候,它主要会产生什么样的污染呢,石材在加工的时候,它有一个切割的过程,它需要大量的水去冲刷,我们以前都有听说过牛奶河,牛奶河从哪里来呢?大部分从石材加工厂对水的污染来的。 

  因为排污量大,污染严重,石材厂一直被列为小流域重点治理的主要污染源之一,我市各区都在流域沿线开展清退工作。我们在现场见到了这家石材厂的经营者,他说石材厂最近刚刚关停,眼下还在拆除中。

  石材厂经营者:(原来这个石材厂开在这开了多久啊?)十几年了。(是不是因为说有污染,所以关掉了?)这肯定,石材厂肯定有污染。

  石材厂经营者说,在店仔村大概还有5、6家这样的小石材厂,往少了算,每天也至少会产生十几吨左右的废水。这两天,村里的其它几家石材厂也都在关停拆除,它们对附近溪流持续多年的污染也终于停止了。 

  石材厂经营者:(那现在关停了你个人的经济利益要怎么办?)去别的地方再找一找啊。

  厦门绿水守护者生态环保中心志愿者 陈彦君:依我的了解的话,一般来说像这样的石材加工厂,它都应该会纳入到工业园区集中管理,离开河流离开污染环境的地方。那这样的话能最大程度地减少污染和噪声,那我们也希望刚刚这位大哥不仅能够找到新的合适的厂址,也能够确保他的工厂不再对河流进行污染。 

  在挖土机的轰鸣中,我们离开了石材厂,继续沿着东溪往下游走,在隔壁的布塘村我们又有了新的发现。

  厦门绿水守护者生态环保中心志愿者 陈彦君:刚刚我们从远处看,好像有堆了很多像沙子一样的,这个地方应该是什么样的地方,从现场看它应该是一个洗沙场,这边有很多包括土方的车辆,这个可能就是拉沙用的。

  如果这里是一个洗沙场,陈彦君推断这个池塘有可能就是洗沙池或者沉淀池,这里的废水因为含沙量多,而且含有很多的矿物质和重金属,如果直排进附近的溪流,不仅会污染水质,还会影响生物的多样性。不过我们发现虽然现场有一些铁皮屋,但里面却没有人应答,已经看不到生产的痕迹了,但是沿着洗沙场内的排水沟,我们还是依稀能够看到当时这里的排水情况。

  厦门绿水守护者生态环保中心志愿者 陈彦君:很轻易的就掰下来,里面还是软的,我们拿这根棍子来试一下泥浆的厚度,我们插进去看。(能扎到底吗?)还没有,还没有,这么高吧这个位置。(我们拔出来看一下?)好,看一下,这么厚,大概10厘米左右,不止了,十几厘米左右,将近20厘米了。对,所以这个泥浆的厚度还是蛮大的,我们可以推测一下,假如说这个洗砂场继续就来洗沙,然后从这个排水渠继续排水,那可能一段时间来说,它的泥浆厚度,泥浆会越积越多,然后污水就顺着这个泥浆直接流到东溪了。

  紧挨着洗沙场,我们还意外发现了两个牛蛙养殖场,这里也已经被清退了,一片寂静。

  厦门绿水守护者生态环保中心志愿者 陈彦君:我们看到这个片区有一个洗沙场关停了,然后这边有一个牛蛙场,那边有一个牛蛙场,其实我们发现刚刚沿线过来,好多个我们看到这种规模化的养殖点,还有像这种小的大的工厂啊,作坊啊,现在基本上都关停了。对,基本上都关停了,我想对于这个流域来说,这个应该是一件好事,是好事,治理力度还是蛮大的,效果很明显。

  (新媒体编辑:陈乃嘉)

热词: 小流域 田野调查 工业污染源 排查治理 正在推进

860010-115802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