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流域田野调查(十):生活餐饮厕所污水共同影响 入海感应潮段再遭污染 2018年07月29日

channelId 1 1 2 673128dc34e64e52a0f6b570c9b00db4
联播
视频简介

小流域田野调查(十):生活餐饮厕所污水共同影响 入海感应潮段再遭污染

  继续来关注小流域田野调查,在对埭头溪的调查中记者发现,埭头溪在同安工业集中区经历了被污染、被治理、再次被污染,然后从梧侣高效一体化高效处理站流出的相对清澈的水体,将继续流向下游,最终进入海中。那么这样清澈的溪流,能否一直保持到入海口?我们继续来看调查。

  沿着梧侣一体化高效处理站继续向下游调查,我们来到了美溪道与西福路的交叉路口。我们观察到,溪水的颜色到了这里又重新变成了黄褐色,水面上漂浮着不少各种垃圾和污染物,淤泥四处沉积,甚至在河床里形成了一个个小岛,杂草丛生,空气中的恶臭味也随之而来。同行的海洋部门工作人员介绍,这里距离入海口还有三公里左右,正是埭头溪感应潮段的起点,也就是说当埭头溪入海的闸口打开时,海水会倒灌进埭头溪,最远倒灌到这里,所以这个点也成为他们监测埭头溪对海洋影响的第一个监测点。那么,近年来,这里的监测数据体现了哪些问题,埭头溪又再次遭到哪些污染物的污染呢?

  福建海洋研究所海洋化学室工作人员 黄智伟:主要超标的点是在营养盐以及COD(化学需氧量)之类的。(像COD化学需氧量大概代表着什么样的污水?)它们可能代表生活污水。(我们现在能看到这些淤泥是些什么东西?是生活污水的沉淀吗?)有可能,还有一些上游流到下游的也有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水。 

  已经逐渐远离工业区的埭头溪,检测出的主要污染物,成分主要是生活污水,那么这些生活污水是从哪里来的?

  记者与厦门绿水守护者生态环保中心志愿者发现,溪流北侧就是下山头村,那里有不少小作坊、餐饮店和居民,我们决定去那里走访下。在下沙头村,我们发现村里的一部分污水渠已经进行了硬化,没有明显的流向痕迹,但是依然有不少村民家中,使用的还是明渠排污,跟随着几条明渠我们一路进行寻找排放源。

  厦门绿水守护者生态环保中心志愿者 陈彦君:(这里还是能看到一些。)对,有一些,有一些很少量的生活污水,那就是这个周围,附近的居民,家里排出来的一些生活污水,但是很少。我们往下看。有一个明渠,又一个明渠,我们看那个白色的管,正在流水(等于是两条管最后汇合在一起?)对!(这也是生活污水?)对,生活污水,这很明显是这个村庄的几条生活污水的排水沟。我们现场判断,所有这个村里的生活污水,都是这个口排出去的(过马路)对,我们看看马路对面它最终流向哪里。

  果不其然,在道路对面,我们找到了一条宽一米左右的臭水沟,黄褐色的污水伴着臭味一直向埭头溪的方向蔓延了几十米,最终进入到一栋房屋之下,不见了踪影,而这栋房屋距离埭头溪只有三四十米。在临近埭头溪大约十米的位置,我们又发现了一根白色的排污管,直接通向溪中,这根管又是从哪里来的,排出了什么东西呢?

  厦门绿水守护者生态环保中心志愿者 陈彦君:这个方向,通往埭头溪毫无疑问,但它这个水到底是什么,这个管是旁边这个洗车场出来的。从这看的话,它是直排的。它这是一个厕所,这是下水道,从这个管通到厕所,然后是直通外面,刚才外面有看到,这根白色的管,就等于这个厕所的粪水和尿水是直接通过这个管子直接流到埭头溪的,(直排)直排埭头溪。

  部分村民的生活污水、几家作坊、洗车场的厕所管道,都直接通向了埭头溪,水质变坏,营养盐和化学需氧量超标的原因算是找到了。

  沿着西福路,我们又来到了圳南三路,在这里的一个路口,我们看到了大大小小近十家路边摊。午饭时间已过,食客已经离场,摊主们正在准备收摊,一个中午的经营,产生了不少的餐厨垃圾,那这些废水又将流去哪里。

  厦门绿水守护者生态环保中心志愿者 陈彦君:(餐饮的这个泔水要到哪里去?)脏水啊!(对,往哪里倒啊?)下水道!(下水道在哪?)就是把这些都捞出来,光剩这个水。(水倒哪里?)前面的下水道。

  厦门绿水守护者生态环保中心志愿者 陈彦君:他那个泔水桶里的废水、脏水就直接倒在这个里面,我们看这个表面上有一层油污,基本上能够判断他这个餐饮的废水,直接排到这个管里。(这个如果进了埭头溪肯定会有很大的影响)如果它进了埭头溪,氨氮超标肯定非常高,尤其是这种随意乱排的餐饮污水,肯定治理起来难度非常大的。

  从数据来看,氨、氮、营养盐、化学需氧量全部超标,从实际调查来看,生活污水、餐饮废水、连部分厕所的污物都通过弯弯曲曲的管道或者直接排进了埭头溪。在埭头溪的下游,入海的第一个监测点,水质受到了严重地影响,而这些水,也会跟随着溪流的走向,逐渐接近大海。

  (新媒体编辑:陈乃嘉)

热词: 小流域田野调查 生活 餐饮 厕所 污水 共同影响

860010-115802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