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脸识别器”出击 200天车扒零警情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7日 09:23 | 来源:厦门日报


  ■反扒队员练就“火眼金睛”,成功震慑扒窃犯罪

  ■今年以来有200多天,上百条公交线路上未发窃案

1

失主握紧民警的手道谢。(资料图)

  上周四,夜幕降临,每一个归家的乘客都步履匆匆,每一辆回家的公交车都拥挤依旧,这是个再寻常不过的工作日。但对于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的反扒民警和反扒队员来说,这是个值得铭记的日子——今年以来,全市车扒零警情的天数已达到200天,发案数同比下降88.2%。这是一项惊人的记录,意味着200个日日夜夜里,上百条公交线路上,数以万计的乘客中间,没有盗窃案件发生。日前,记者走近这支反扒队伍,探究“零警情”背后的秘密。

1

刚得手就落网的扒手。红色箭头指示扒手,绿色指示反扒队员。 (监控视频截图)

  主动出击

  超四分之一案件在24小时内破获

  今年6月15日下午,市民杨先生从集美工商旅游学校站坐上一辆957路公交车,刚上车,他的手机就不翼而飞。两天后,市民林女士在同安西柯镇潘涂公交站坐上792路公交车,正上车投币时,放在裤子口袋的手机也不见了。

  两个市民报警后,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指挥情报中心指导员吴敏和同事们立即对他们进行回访并调取监控。一个颇为眼生的新面孔进入大家的视野,他不仅出现在两位市民身边,行为还鬼鬼祟祟。但这名嫌疑人只是与一位在外地犯过事的前科人员符某长得像,却又有些不一样。通过多方侦查研判,他们追踪到嫌疑人经常在同集路一带活动,进而又锁定嫌疑人的落脚点是在同安洪塘头霞尾里。6月21日,当民警与房东核查信息时,一名男子刚好开门出来,反扒队员一眼就认出,他就是嫌疑人!经核查,嫌疑人确实是吴敏和同事判断的那位前科人员符某。为何长相变了?原来,符某去整容了,不仅眉间的大黑痣不见了,眉毛也从乌黑浓密变得细长稀疏,但这丝毫没有困住民警和反扒队员。

  事实上,今年以来共有25起车扒案件,其中7起是在24小时内破案,占比超过四分之一。去年8月的一天,一名车扒中午扒了一部手机,就在他销完赃,买菜回家时,民警和反扒队员已经等在他家门口。车扒当下就傻眼了。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抓车扒也是一样。快,能大大提升犯罪成本,迫使车扒只能另寻出路。吴敏介绍,如今,公共交通分局整合办案力量,形成“研判—抓捕—审讯”的抓扒手“流水线”,各环节完全无缝对接,“不断探索改进的精确化打击机制,将扒手的生存空间无限挤压。现在,好多扒手都不敢再来厦门了。”吴敏说。

  此外,抓扒手从“守株待兔”变主动出击,破案时间大大缩短,警方全方位调动路面力量和多种研判力量,为抓捕车扒提供“加速度”。

  严防死守

  让车扒打从心底里不敢偷

  每一位反扒民警和反扒队员的心中都有一个信念:一定要抓到嫌疑人!而正是怀揣这样的信念,他们成了“人脸识别器”,也成了最佳潜伏者。

  吴敏介绍,公共交通分局把历年来抓捕过的扒手图像统一入库,如今已有上千人在库。而这些资料,也存在民警大脑中。经过训练,民警们练就“火眼金睛”——只看图像,就能说出名字、来自哪里,“几乎不会出错。”吴敏说,甚至监控里,嫌疑人没有露出正脸,凭借步态、体型,他们也能认出这是谁。

  去年9月15日,一伙5人的惯犯被抓,距离他们在车上扒窃不过两天,距离他们从贵州来到厦门也才6天。“他们以为民警们会放松警惕,不承想他们一来厦门就被我们‘锁定’了。”公共交通分局刑侦大队反扒中队中队长陈桂辉说,许多车扒留下了“心理阴影”,将厦门警方的战斗力在车扒圈内传播,形成舆论攻势。

  陈桂辉干反扒有20多年了,他笑称反扒队是“游兵散勇”,他们散落在人群中,毫不起眼。但就是这样一群人,总能在危急时刻会聚成英勇之师。夏天,为了保护游客财物,他们汗流浃背、混在车站的人群里。冬天,为了围堵嫌疑人,他们拎着饭菜站在街口。今年3月在杏林,一名嫌疑人扒窃后,拿了钱去打麻将,又去蒸桑拿,玩到凌晨三四点才回到旅社。反扒队员在旅社门口已等候多时,看到“熟人”,他“感动”了:“这么晚了,没想到你们还在这里等我。”

  让车扒打从心底里不敢偷,这或许是“零警情”背后的终极秘密。

  (新媒体编辑:李佳)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