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交响——中欧班列对接一带一路:父女两代共守国门 2019年08月19日

channelId 1 1 2 c2f8ef951ef84edca3ea250d6445d0e5
联播
视频简介

海陆交响——中欧班列对接一带一路:父女两代共守国门

  昨天(18日)我们带大家领略了三大口岸的风采,今天,我们要给大家讲一讲,在口岸上奋斗着的那些人。

  在中国和哈萨克斯坦两国的边境线上,雄伟的阿拉套山和巴尔鲁克山脉形成了这个大喇叭,阿拉山口指的就是这个喇叭口。作为两个山脉间的缺口,这里成了狂风唯一的出口,一年四季除了刮风,几乎没有别的天气;但同时,这里也是新亚欧大陆桥中国段西端的桥头堡,是中国对中亚、西亚、欧洲陆路开放的重要枢纽,现在我们提到“风都”,不仅是指它的自然环境,还有丝绸之路经济带在这里吹起的新风向。今天,我们要去阿拉山口探访一对父女,他们迎着一年四季的大风,共同奋斗在阿拉山口。

  高梦颖是一位俄语翻译,2015年大学毕业后,她就来到了阿拉山口站,负责和哈萨克斯坦铁路方的日常对接。

  阿拉山口站俄语翻译高梦颖:我看这个办公室的门口,像这个副站长室,是有两种语言,对,一个是中文,然后另外一个是哈文,我们每天下午,都会有哈萨克斯坦方的人过来,跟我们进行第二天的生产计划的交换。 

  每天,中哈两方的铁路部门要交换两个站点次日的生产报表,计划互发几趟车、分别有哪些货物、几点编组、几点发车......这些信息高梦颖都要负责整理和翻译。每天面对着枯燥的表格和数据,对于一个93年出生的姑娘来说,这份工作会不会沉闷了一些?

  阿拉山口市是一个简单、安静的小城。这里的常住人口只有1万人左右;娱乐设施也比较少,去年才刚刚开了唯一一家电影院;再加上地处山口,这里常年大风,自然条件也比较差。

  那为什么高梦颖会来阿拉山口站工作呢?她的回答是,因为爸爸。

  阿拉山口站俄语翻译 高梦颖:我上大学的时候,当时选择了俄语专业嘛,就是觉得跟父亲离得太远了,我们都没有时间见,然后过年也不在一起过,什么日子都不在一起过,然后我觉得还是能过来的话就最好了,还是想呆在一起嘛。

  高梦颖的父亲高宝路1991年就来到了阿拉山口,是当时参与建站的“18条汉子之一”。

  阿拉山口运转车间党总支书记 阿扎提汉•吐汉:到西头去了吗?哎。在那儿呢?过来了吗?那就是高师傅,你现在可以拍一个镜头,歪着脑袋骑着自行车。他平时就是这个形象是吗?嗯。你们多少年同事了?我也是91年8月份来的,他是比较外向型的一个人,比较开朗哎,来了。高师傅你好,这就是我们的高宝路同志,刹住,这是我们厦门台的记者来采访你了。 

  阿拉山口火车站运转车间车站助理值班员 高宝路:来采访我干啥? 

  刚刚接完一趟从哈萨克斯坦开来的中欧班列,高师傅正准备把随车的入境票据送给货检员。

  阿拉山口火车站运转车间车站助理值班员 高宝路:您没有办公室?我就在外面办公。这大露天的您怎么休息?我根本也休息不了,有时候车流量密度大了,你就得来回跑。

  站了没一会儿,高师傅的对讲机又响了,有一趟列车马上要发车,他要去股道上撤掉防止列车溜滑的铁鞋。高师傅说他一个人得负责一个场站,十七条股道,每天至少要跑上三、四十公里。

  阿拉山口火车站运转车间车站助理值班员 高宝路:我们刚来的时候从这个地方开始吧,就只有七个股道,所有的这些建筑物都没有,周边地区,所有的都是一片荒凉,一个礼拜只有一趟车,混合列车,挂五、六节的货车,挂三节的客车,拉的就是一些建筑材料,砖啊,水泥之类的,到后面的七股道变成了一场的十七股道,现在三个场子加起来有六十多条线(股道)。 

  父亲习以为常的工作,却是女儿日日夜夜的牵挂。如果说阿拉山口市的自然环境比较差,那场站上的日常工作环境可以用恶劣来形容。

  阿拉山口站俄语翻译 高梦颖:你像现在我们刮着风还可以走得动,有的时候那个风刮过来的时候你人都是走歪的,或者是根本就走不了,气都上不来,就不要说说话了,再就是冬天的时候,那个风一刮过来满脸全部都是雪,眼睛都会睁不开。那你爸爸就是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下工作?对。你回家会跟你爸爸交代几句吗?也不会,我就属于跟我爸不怎么善于表达的那种。

  高师傅已经56岁了,当年一起建站的18条汉字也陆陆续续退休了,女儿心里最担心的是他的身体,但父亲,其实也有一些话没有说出口。

  阿拉山口火车站运转车间车站助理值班员 高宝路:当时女儿决定说要来这个口岸工作的时候,您心里高兴吗?(沉默)我也挺高兴的,以前我们都是分居的,从2000年开始。一直到什么时候才团聚?2016年。 

  受到城市发展的限制,聚少离多,是阿拉山口铁路人的常态,像高家这样,孩子愿意重新回到这里,一家团聚的,其实并不多。

  阿拉山口火车站运转车间车站助理值班员 高宝路:我刚刚问您那个问题的时候,您好像犹豫了一下,您是觉得有什么顾虑吗?哎呀,说句心里话嘛,女儿从小身体也不是特别好,所以说有些东西,这当父亲的确实也没有做到位,没有做到一个父亲应尽的义务。 

  阿拉山口站俄语翻译 高梦颖:这位就是我们哈方的司机(俄语)。

  傍晚6点,哈方的司机准时来到了高梦颖的办公室,交接次日的生产报表,这也是她今天的最后一项工作了。

  阿拉山口站俄语翻译 高梦颖:爸爸觉得你是一个细心的人嘛?不,他觉得我很粗心,所以他希望我认真一些,更负责一些,毕竟是涉及两国的运输的问题,以前年纪小,不太理解他的工作。那现在能理解了吗?多多少少能理解一些了。 

  阿拉山口火车站工作人员:老高就是这样的,几十年如一日,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他在这山口里,从一根钢轨干到现在不知道多少根了,他也是见证者,也有成就感。

热词: 海陆交响 中欧班列 一带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