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交响——中欧班列对接一带一路:探访二连浩特 2019年08月21日

channelId 1 1 2 185609e2872244739da62b5ff22c3150
联播
视频简介

海陆交响——中欧班列对接一带一路:探访二连浩特

  位于内蒙古的二连浩特市是我国通往蒙古国最大的陆路口岸和唯一的铁路口岸,中欧班列的到来也让这座城市迸发出了新的活力,下面我们就跟随记者前往二连,去了解那里的变化。

  有人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而世上本没有二连浩特,火车来了、人留下了,城市也就发展起来了。位于内蒙古自治区的边境城市二连浩特,就是这样一座被称为“火车拉来的城市”。由于和首都北京与蒙古国的乌兰巴托距离都只有700多公里,独特的地理优势使得二连浩特在1956年就开通了一条连接中国、蒙古国与俄罗斯的铁路交通大动脉,如今,身为祖国“正北方大门”的二连浩特,还肩负起中欧班列中通道进出境唯一口岸的“重任”。今年五月份,我们跨越2700多公里,探访了二连浩特。在那里,我们遇到了一位在二连铁路坚守了三十八年的老铁路人彭建民,他为我们讲述了自己的铁路工作生活和这座城市的变迁。

  没有想到,和老彭约定采访的这天,我们遇到了传说中的沙尘暴。作为二连火车站指挥中枢——调度车间的主任,老彭一大早就赶到调度车间了解车站的运行状态。

  彭建民:(车)到几个了?

  助调:才到五个,进仓库箱的不知道是哪个。

  彭建民:没车号?

  助调:有车号,人家货吊不给你查现在。

  调度室里,调度员们紧张地安排着各项调度工作。彭建民告诉我们,除了普通列车,二连口岸目前运行着超过30条中欧班列线路,平均每天都有四到六列中欧班列需要听从调度指令,进入二连场站换装。而面对沙尘暴这样的天气,他们调度换装工作只能暂停。

  现场:这个(天气)有影响吗:

  彭建民:影响特别大,你看那边基本看不着了,能见度太低。(后面等风散了就要加班加点赶上来吗?)对最后肯定要把这些活转过来,本来三天干的活,你得五天给他干,所以活你得干,不干不行。

  窗外风力还在加大,天空中的黄色沙尘越来越浓重。彭建民走上天台,观测起风力和作业场的情况。

  二连浩特火车站调度车间主任 彭建民:在这个楼上所有的作业都能看到,作业场,这也是作业场,都看着了。(风力降下来,作业场工作人员会跟你们说吗?)我们会催他们,我们着急。

  站上老彭身边不到十秒钟,我们就被黄沙迷住了眼睛,而不远处的换装作业场也被“淹没”在了沙尘之中。眼看着沙尘暴愈演愈烈,彭建民放心不下停靠的列车,他决定到作业场里亲自去巡查一下。

  二连浩特火车站调度车间主任 彭建民:你看见那铁鞋没有,回回来就是看每条线是不是铁鞋打住了,因为怕风把车刮走了。 

  现场:这种天气有什么不可预料的情况?

  二连浩特火车站调度车间主任 彭建民:有时候风大了,顾着避风了,车动了结果你没发现,移动的车是铁,磕一下、碰一下,脚不注意崴一下,都很严重。

  现场:这种路之前走了十来年您有什么感触?

  二连浩特火车站调度车间主任 彭建民:干这个活必须得走,来来回回一天,走十来里,还得走还得看,为了保证安全,保证畅通。

  老彭说,还有不到二十天,他就要退休了,和二连铁路38年的相伴也将划上句号。老彭告诉我们,他们一大家人,父亲、两个妹妹、还有侄子、女婿都在二连铁路工作,对于他们来说,铁路不只是一份工作,更是一份生活和情感的寄托。下午,沙尘暴逐渐消散,在我们的请求下,老彭抽空带我们去探望了已经91岁的父亲。

  得知我们从遥远的厦门而来,两位老人格外高兴,彭建民的母亲告诉我们,她和老伴是1965年来到二连铁路工作的,当时的二连浩特,全市只有一条主街、一栋百货楼、一个澡堂。老彭说,在二连,和他家一样,许多铁路人都是从父辈开始,第二代、第三代都在铁路工作,二连的铁路线不断在延伸,城市也在一天天长大。

  现场:您觉得继承了父亲什么精神?

  二连浩特火车站调度车间主任 彭建民:吃苦耐劳的精神,这是肯定的。

  彭建民告诉我们,距离市区不到5公里就是二连浩特国门,国门下,中国列车使用的标准铁轨和俄罗斯、蒙古国列车使用的宽轨并行延伸,开辟出一条串联欧亚大陆的重要通道。2013年起,中欧班列开始在这里飞驰,让这个“祖国正北方的大门”是越来越“热闹”,也让二连、让更多中欧班列沿线城市,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

  二连浩特火车站调度车间主任 彭建民:特别是“一带一路”周边国家,欧洲国家,很多货物从(二连)口岸走从(二连)口岸进,我们也感到很欣慰 一生都奉献给铁路了,不管从年轻还是到现在来说,应该是问心无愧。

热词: 海陆交响 中欧班列 一带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