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至凡老师:孩子们 我们一同享受音乐的冒险 2019年09月11日

channelId 1 1 2 6f35ae70c7f74d5eae75d01fb300d822
联播
视频简介

高至凡老师:孩子们 我们一同享受音乐的冒险

  作为一所有特色、全面发展的学校,厦门六中格外注重创新和美育。这也给高至凡老师创造了一个自在,宽松的音乐环境。而刚来到六中不久,高老师就真的提出了一个冒险的设想:在原有初中合唱团的基础上,招募高中同学,组建声部更为完整的“室内混声合唱团”。而这也是他与孩子们音乐之旅的开始,在此后的5年里,他带领着孩子们展开一次次的“冒险”,一同探索音乐的星辰大海。

  厦门六中艺术团团长 陈琦:他当时就说,陈老师,你看,这个作品,这个需要高中男生来唱啊,当时给你看的是什么作品,作品 《我有一个恋爱》。

  高至凡刚来到六中时,学校只有初中合唱团。但是要想演绎艺术性更强的合唱作品,必须要有低声部的团员,也就是需要变声后的高中男生加入,于是高至凡主动请缨要在高中组建室内混声合唱团。

  厦门六中艺术团团长 陈琦:我觉得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因为一个团要先组建起来,还要训练,还要完成四声部的合唱,人从哪里来,这个是当时我们面临的最大的瓶颈,但是没想到,我们做到了。

  在孩子们的眼中,合唱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有趣。同事们回忆,高中合唱团最初的几十名同学,几乎都是被高至凡“连哄带骗”请进来的。没有排练室他就主动找;为了在繁重的课业压力下,挤出晚自习前的一个半小时排练时间,高至凡常常自掏腰包买好“晚饭”等着下课的团员们。

  厦门六中副校长 戴鹭坚:肉夹馍,好几次了,我告诉他学校没办法报销,实际上我们对高老师,就怕他入不敷出,对金钱就没有概念。

  高至凡大学舍友 方晓定:他一开始到六中,他觉得很累,好像不一定能够hold得住,但是到后面进步非常快,他经常跟上海的老师请教学习。

  复旦大学Echo合唱团艺术总监 洪川:他们开音乐会,唱阳关曲,我一听这不是我的版本吗,除了有时候分寸感不太对,我就问他,我的阳关曲,你听过没有,他说我听过啊,我的就是学你这个,就这么一个人吧,我说你听了多少遍,他说我大概听了几千遍,循环播放,不停听你那个版本,不光我听,我还让我学生听,(厦门六中合唱团,阳关曲)没想到人家也不藏着掖着,就说我就是学你的,还学不像怎么办,你说这样的人,然后这种真诚也非常可爱,就是让你很想帮他忙。

  洪川,上海echo合唱团的指挥。为了提高合唱团水平,高至凡通过互联网找到了他。洪川告诉我们,指挥好比是一个“工程师”,乐谱就是工程图,具体怎么“施工”,细微到每个小节、每个音符如何处理都是“技术活”。

  复旦大学Echo合唱团艺术总监 洪川:一台音乐会就这么一摞谱子,所以这些东西给他看了以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他也想这样,然后当时那天我们俩坐在这儿,然后把这个打开,给他看,这些活儿该怎么干,怎么去指挥,谱面标记要怎么做。

  在平时通过网络请教之外,学校放假时,高至凡还会自己买机票到上海跟随洪川学习。不仅这样,他还把洪川请到了厦门,指导合唱团的学生们。有了“大师”的帮助,高至凡和他的厦门六中合唱团进步的越来越快。

  就这样,这些音乐“素人”们在高至凡的带领下一路“跌跌撞撞”,从不会唱到爱唱,从2015年开始,厦门六中合唱团办起了专场音乐会,不为比赛,不为名次,只为歌唱。

  厦门六中合唱团团员 石俣:我们有一个自己修订的乐谱,我们有很多歌,其实每首风格都不太一样,让我们去感受音乐的不同魅力,不同形式,像民歌、爵士。

  厦门六中合唱团艺术指导 林思琪:他也不害怕失败,然后很愿意去尝试。什么样音乐我们都可以唱,好玩的、好听的、有趣的。

  复旦大学Echo合唱团艺术总监 洪川:我觉得是最重要带给他学生的东西就是非竞技的艺术,所以我们看到,他第一台非常稚嫩的音乐会,但是他的胆子非常大,带着他所有的团员在冒险,但是反倒是那样的东西,很打动人、很真诚。

  关于他和六中合唱团的成长,在朋友圈里高至凡这样写道“不管怎样,学生们有真正的在享受音乐就是对我最大的肯定……我爱六中合唱团”。

热词: 高至凡 老师 音乐 冒险 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