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饮龙江水(十三):九龙江上的“讲述者” 2019年09月23日

channelId 1 1 2 61deb64105eb446e86fd318fbbef99c6
联播
视频简介

共饮龙江水(十三):九龙江上的“讲述者”

  九龙江畔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说起这个话题,生活在九龙江畔的人们最有发言权。他们会跟你回忆以前的生活,也会告诉你他们为保护这条“母亲河”所做的努力。今天,我们就一起去听听这些故事。

  “我是漳州府平和县人”、“如果我有一些健全的观念和简朴的思想,那完全得力于闽南坂仔之秀美的山陵”。写下这些文字的,正是著名学者林语堂。而他所说的“坂仔”,就位于九龙江旁。

  这栋青砖、灰瓦、白墙的建筑,就是林语堂故居。林语堂在这里度过了自己的童年时光。坂仔的秀美风光,也成为林语堂日后文学创作中的内容。

  龙岩电视台记者 邹雅静:从林语堂先生故居走出来不到20米,我们就可以看到作品中描述到的西溪,当年林语堂先生就是从这里乘船离开故乡前往厦门求学,而这条蜿蜒流淌的河流会途径南靖,最终在天宝汇入九龙江。

  近年来,为了保护和治理这条河流,坂仔镇从垃圾清理、污水处理、农业治理等多方面着手,加强对水环境的整治。同时,镇里还推行“河长制”,被委任的“河长”每天定时巡查河道,监督沿岸农户用有机肥替代化肥,禁用除草剂等,避免污染物被排入九龙江支流。

  漳州市平和县林语堂文学馆馆长 林秋辉:我们小时候也经常到河里捉鱼摸虾,度过我们快乐的童年。田里比较干涸的时候,这条溪流又作为我们农田灌溉的水资源,所以我们就觉得它是我们的母亲一样。

  一条江水,牵动了几代人的记忆。距离坂仔镇100公里左右的华安新圩古渡口,曾是九龙江上的重要渡口。江面上往来阡陌的船只是当地居民放不下的情怀。

  厦门广电集团记者 廖媛:在我身边这一艘五篷船,就是当时在九龙江上跑的船的模型,当地人又称它是连家船。因为当时渔民是全家人都会住在像这样的渔船上,同时它又是当时从新圩古渡口,出发到厦门、漳州等地的渡船,现在在我身边坐着的这位黄老先生,就是这艘模型船的制造者。

  年过80的黄吾田,曾在新圩古渡口旁的造船厂工作。当时,他参与制造的船只不仅是当地渔民的谋生工具,也是华安通往漳州、厦门等地的渡船。九龙江上禁止行船后,黄吾田改做模型船,也让后人记住这艘从历史深处驶来的五篷船。

  漳州华安新圩古渡口居民 黄吾田:这个船下面的设置仓库,有的做宿舍,有的装被子草席,要工作的时候这些被子草席都要收起来,可以养猪、养鸡、养鸭、养兔子,还有鱼池,天暗的时候可以抓鱼,里面还有石磨,可以做发糕、咸粿。

  虽然古渡口褪去昔日的繁华,但当地民众对渡口的感情却日久弥坚。为了改善九龙江的水质状况,让古渡口重获生机,新圩镇清退了九龙江流域一公里以内的养殖户、清理了江底的淤泥。目前,这一水域水质基本上达到二类水的标准。

  漳州华安县新圩镇镇长 陈贤煌:古渡口本身有这么好的文化历史内涵,结合生态,所以我们旅游开发的资源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对古渡口进行保护,再开发,让它历史光环,文化光环,更能够发扬光大。

  九龙江沿岸的故事一直在上演,有关于怀旧的,也有关于传承的。在龙海榜山洋西村的龙江文化生态园就在讲述着“龙江精神”的传承。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洋西村村民为保证下游几万亩稻田灌溉插秧,牺牲了自己的土地建设堤坝,在龙江文化生态园的展馆内,就记录了这一段往事。

  漳州电视台记者 李莹莹:这幅图呢,是向我们展现了当时人们是为了赶在大潮到来之前,要实现大坝合拢,大家是在水中奔跑,然后与时间赛跑,就是有这种争分夺秒奋力拼搏的一种状态。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沉淀,“龙江精神”不但没有褪色,还一直被传承到今天。为整治九龙江水质,洋西村村民关闭了污染严重的砖瓦窑、塑料厂等小作坊、小企业,续写了“龙江精神”在这片土地上的新故事。

热词: 共饮龙江水 九龙江 讲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