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电波中相约 两代广播人的热爱与守候 2019年09月29日

channelId 1 1 2 1e831fa6cd7440c28c57ed5da5405849
联播
视频简介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电波中相约 两代广播人的热爱与守候

  在没有电视、手机的年代里,每天收听广播,是一件家常事。而如今,在您开车上下班的路上,也会有车载广播的陪伴,主播亲切的问候依然在“空中”与您不见不散。今天(29日)的《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系列报道,我们就给您讲讲,母女两代广播人的故事,她们的声音在“空中频率”里陪伴过很多听友。这是一份“热爱”,也是一份“守候”。

  每座城市,都有它的声音。每周一到周六,厦门广电集团广播中心主持人海蕾主持的《新闻招手停》、《的士一家亲》,都会准点在收音机里响起。她已经在话筒前坚守了23年。选择这一行,离不开她小时候的耳濡目染。她的妈妈高扬,是原厦门人民广播电台的播音员。

  原厦门人民广播电台新闻部播音员 高扬:海蕾两岁就跟我进直播间了,当时没人带她,我就说妈妈在播音,你不要讲话,她就很自觉不讲话,在那儿听,所以这种影响是潜移默化,影响是相当大的。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广播中心主持人 海蕾:就觉得搞这个事情真的是我心之向往,所以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好像我就很自然会选这条路。

  上世纪60年代,收音机逐渐走进了寻常百姓家。为推进广播事业的发展,1963年北京广播学院首次开设了中文播音专业,高扬成为了第一批的“科班”培养的播音员。1965年毕业后,她被分配到云南人民广播电台,开始了自己的播音事业。1977年因工作调动,高扬来到了厦门人民广播电台。

  原厦门人民广播电台新闻部播音员 高扬:我觉得(当时)厦门台就是一个广播站,它整个播音设备连落地式都没有,要不然就很少。

  原厦门人民广播电台新闻部播音员 高扬:(看老设备)它不方便啊,它经常断带,断带时候你要拿一种胶纸给它粘起来,粘的时候声音会卡壳吗?一般不会,这就有技术了,你粘的时候要稍微有一点缝隙 ,不能连太近。这还是技术活,对对对,这是录音员干的活。现在这些都不用了,声音直接入库了。

  高老师告诉我们,改革开放前,人们一提到广播就会想起“播音员”,并没有“主持人”这么一说。

  原厦门人民广播电台新闻部播音员 高扬:最早我们播新闻,是一对众的形式,一对众就是正襟危坐,把声音高调,跟你在大广场听广播的形式是一样的。自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我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台部首先尝试主持人这种形式,一下子就拉近了观众和听众的距离,就是像朋友式的,交谈式的这种感觉。

  当时厦门人民广播电台也借着“改革”春风,推出了几档主持人担纲的节目。其中,高扬老师主持的《听众之友》一推出就非常受欢迎。这个节目接收听众朋友的来信,和他们聊聊家长里短,为他们排忧解难。1996年,等到女儿海蕾入职,这时候,厦广音乐台、经济台、新闻台已相继出现,广播的节目和内容越来越丰富和精彩。而在母亲的影响下,继续深耕新闻,成为一名“记者型主持人”,做听众的知心朋友,成为了海蕾的追求。

  厦门广电集团广播中心主持人 海蕾:应该各种类型的节目都主持过,比如说像娱乐类的节目主持过,投诉类的,新闻类的节目也有主持过,但是志向还是觉得应该做一点新闻,所以后来我从事就是有关于投诉类的节目,处理很多投诉还有听友反映的一些问题,很多时候应该都是要亲力亲为的,都是要处理这些事情。

  既做记者,又要主持,海蕾每天为工作而奔波忙碌。作为前辈,也是一位母亲,高老师非常理解女儿的“不容易”,也在背后默默支持着女儿的那份“热爱”。

  原厦门人民广播电台新闻部播音员 高扬:她有时候当主持人,在播音间,有时候还下去采访,那休息的时间吃饭的时间 有时候没有那么正规,家里的事情我基本我能承担我为她承担,因为我觉得不容易这个行业。

  两代人,五十多年。时代变迁中,广播事业的发展也是日新月异。收音机也从家家户户的客厅里移到了“汽车里”、装载到“手机上”。人们与主播的互动方式,从之前的信件、传呼机、电话、到现在的qq、微信。在信息爆发的当下,收听广播已经变成大家的“个性选择”,而不是“生活必需”。对广播人来说,经历过“兴起和繁荣”,也度过了“发展瓶颈”,如今又步入了“融媒体”时代,这起伏变化中始终有着他们不变的守候与追求。

  作为母亲,如果要给女儿写几句话,您愿意写?

  原厦门人民广播电台新闻部播音员 高扬:我觉得如果一个人一辈子能干上自己喜欢的工作,他热爱这个工作,他也干上了这个工作,我觉得是一辈子的幸福。

  厦门广电集团广播中心主持人 海蕾:如果岗位需要,无论是高峰还是低谷,你都要努力干好,这才是真正热爱。

热词: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电波 相约